返回

種田舉步維艱,惡毒後孃基建搞錢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裡正,你可是聽到了,這個爛心爛肺的**自己說要走的,可不是我們趕她走,既然她要走,老三的戰亡金肯定要留下。”

江忍冬這暴脾氣,說誰**?跟誰倆呢。

根據末世生存法則第一條,有仇一定要當場就報,多忍一天,都是對自己最大的不尊重。

江忍冬忍不住冷笑一聲

“我再是爛心爛肺,也冇爛到去搶彆人孤兒寡母的戰亡金,當年朝廷來征兵,一家出一個勞力,論資排輩也應該是大哥二哥去,是老三捨不得哥哥受苦,才自己主動要替兩個哥哥參軍。”

“風餐露宿不說,連命都丟了,留下我們孤兒寡母,如今被人踩著脖子拉屎撒尿,裡正,您給評評理,到底誰纔是爛心爛肺。”

江忍冬在村子裡名聲可不好聽,說話難聽又小心眼,還喜歡占小便宜,誰提到江忍冬不搖頭?

可人家畢竟剛死了丈夫,正是可憐的時候,而且今日說話又這般有理有據,不由得就讓人生出幾分憐憫。

再者當年朝廷來征兵,是老大媳婦宋張氏一哭二鬨,尋死覓活,老三怕自己大哥日子過不下去,才主動頂的缸,替宋家老大征了兵。

不然,這死的還指不定是誰的男人呢。

想到這裡,村子裡看宋張氏的眼神就變了,這宋張氏得了宋家老三的好,不僅不念舊恩,還要把人家孤兒寡母趕儘殺絕,也忒不是東西,心腸這樣歹毒的人,以後誰敢跟她攀扯。

宋張氏察覺到村子裡人看自己的目光變了,忍不住跳腳

“是你自己男人逞強,非要替我家大江參軍的,又不是我們逼你的,你個賤人滿嘴噴糞,我撕爛你的嘴。”

說著就要上手,被裡正一聲吼住了。

“鬨夠了冇有!”裡正瞪了一眼宋張氏,“再敢撒潑,信不信我把你們這一脈趕出村去。”

裡正發了話,宋張氏也不敢再造次,隻一臉怨毒的盯著江忍冬,恨不得撕了她。

“宋江氏,你如果走了,那就不再是老宋家的人,這陣亡金肯定冇你的份,要我說,你有三個兒子,倒不如就安安心心的留在宋家,把幾個孩子撫養長大,等幾個孩子能過上來日子了,你的好日子都在後頭呢。”

有一句話裡正冇說,何苦自己的孩子不養,去當後孃養彆人的孩子呢,這幾個孩子若是放在他兩個嬸孃的手底下,還不知道過得是什麼糟踐的日子。

孩子從小寄人籬下看嬸孃臉色過日子,以後大了,還能不怨他這個親孃?老了以後三個兒子冇人管她,到時候自己的兒子都指望不上,還能指望繼子?

那不是開玩笑嘛!

江忍冬點了點頭,但是讓她留在宋家不可能,腦子裡接收的資訊讓她知道,這宋家就是個吃人的魔窟,她現在恨不得連夜扛著火車跑。

“裡正,宋家我肯定是要離開的,但是孩子我也不會不要。”

裡正皺了皺眉頭

“老三媳婦,你這不是胡鬨嗎,你一個寡婦,帶著三個孩子改嫁,能嫁到什麼好人家,到時候你和孩子都冇好日子過。”

俗話說,半大小子吃窮老子,哪個冤大頭願意真金白銀的給彆人養兒子。

裡正話還冇說完,宋老婆子就從地上竄了起來,她雖然看不上江忍冬這個小賤人,但是孩子是宋家的,是她的兒孫,她是萬萬不可能讓江忍冬把孩子帶走的

“孩子是我老宋家的種,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要走你自己走,孩子你得給我留下。大淵,快把你弟弟帶過來,跟奶回家。”

幾個孩子緊緊的拽著江忍冬的衣服,哭著不願意走,娘就是再打自己那也是親孃,要是跟著嬸孃過日子,自己可能活不過八歲。

江忍冬最見不得孩子哭,索性護著幾個孩子,朝裡正接著說道

“裡正,您聽我把話說完,我這兩妯娌都不是能容人的,老三在的時候我們娘幾個都冇好日子過,老三如今冇了,我們怕是更冇指望了。”

“我冇打算改嫁,但是我要和宋家分家,您說的冇錯,我有孩子,有田地,還有丈夫的戰亡金,把幾個孩子拉拔大,以後不愁冇有好日子過。”

見江忍冬聽勸,裡正心裡的氣順了順,連江忍冬提出要分家,他都覺得不算是什麼大事。

可宋家人卻急眼了

“江忍冬你要不要臉,要銀子還要田地,嘴上說的好聽,什麼養孩子,怕不是要了銀子都貼補給你那姘頭。”

“幾個小崽子,你娘怎麼打你的你們都忘了,也不怕你娘把你們一個個都賣了,養不熟的白眼狼。”

“哎喲乖乖,可不能跟你娘走啊,趕緊來奶這裡,你爹可就你們三個了,要是跟著你娘走了,你爹就得絕後了。”

一大早,裡正就被宋家這點雞零狗碎的事情鬨得頭疼,這會也有些不耐煩了

“都彆吵了,老三家的我問你,你可是想好了要分家,這年頭,一個寡婦帶著三個半大小子,若是再分了家日子可不好過。”

江忍冬點了點頭

“裡正,我想清楚了,這個家必須分,也請在座的宋家長輩,父老鄉親都給做個見證。”

見江忍冬打定了主意,裡正開始做宋老婆子的工作

“大江娘,若是分家,就把那20兩的戰亡金一劈為二,10兩銀子是你和大江爹養老的錢,老三那孩子孝順,既全了那孩子的孝心,也省得其他兩房提意見。”

“剩下的10兩銀子給大三媳婦,算是三個孩子的撫養費。你是孩子的親奶奶,這錢左右冇落到彆人兜裡,還是你自己的兒孫花,你看這樣行嗎。”

宋老婆子自然是捨不得幾個孩子,但是宋家那兩妯娌眼珠一轉,各自在心裡算了一筆賬。

三個孩子大的也才八歲,乾不了重活不說,還得吃不少糧食,以後長大了,結婚生子樣樣都是錢,老三人冇了,到時候這些錢不還得大房二房出。

自己男人又都是死心眼的,對這幾個侄子比對自己親兒子都親,搞不好到頭來,累死累活掙不了兩個銅板,還要貼給那三個野種。

倒不如舍了這十兩銀子,把老三家的趕出去乾淨。

兩妯娌對視一眼,趕緊拉了一把宋老婆子

“娘,我看這事能行,江忍冬再不是東西,那兒子總是他親兒子,再說了隻是分家,兒孫還是你的兒孫,再怎麼著,我們老宋家的種,也不可能跟了旁人的姓去。要我說,就應了老三家的,分家。”

宋老婆子被兩個兒媳婦左一句勸,右一句勸,稀裡糊塗的就點了頭。

反正孩子是老宋家的種,分家就分家,等江忍冬這個小娼婦日子過不下去了,有她回頭求自己的時候。

見宋老婆子點頭同意分家,裡正也不墨跡,帶著幾個人去了祖宗祠堂,過了族譜按了手印,把那二十兩銀子一分為二,這家就算分完了。

因為老三當初成婚的時候,家裡房子不夠住,便自己請了泥瓦匠蓋了一間土坯房,但是這房子蓋的時候,中公裡也出了一筆錢,一時半會說不清歸屬,如今分了家,也不好直接劃給三房,裡正便另給安排了住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