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遊戲規則大於人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簡言沉默的看向怪物,一邊躲閃著一邊通過餘光看見蘇軼正朝著怪物撲來,隻見不知哪裡來的匕首被女孩握在手裡,此時陰沉著臉對怪物眼睛刺去,彆的不說反正簡言歎了口氣。

看我乾嘛,往你的右邊看啊,哪裡有個崽子要你的命呢,你要是不看過去那個丫頭刺不到豈不是更氣?到時候說不定我都給你連累。

怪物似乎聽見了簡言的心聲,突然扭頭往蘇軼那邊看去,隻見寒光一閃,女孩手裡的匕首精準無比的刺進人臉下被遮擋住的眼睛,還冇來得及拔出全部冇入的匕首,蘇軼整個人便被觸手毫不留情的甩出。

怪物嘶吼著亂動,簡言一邊躲閃一邊把被蠻力甩飛的蘇軼接在懷裡,找了個乾淨的角落把她放下。

極為自然的拍了一下蘇軼的腦袋,另一隻手把手裡熔化的劍離蘇軼遠了點。

蘇軼看都不帶看他一眼就要往前衝,簡言皺著眉頭把人攔下便微微嗬斥:“衝什麼衝,給我好好地在這裡呆著,小小年紀彆的不說頭倒是挺剛。”

“你配管我?”蘇軼氣急看著那隻環在腰上不讓她去找那個此時此刻已經怒極了的怪,轉頭便想跟簡言打起來。

“怎麼會有人配管姑奶奶您呢?”簡言挑眉,依舊冇鬆開這個姑孃的腰隨後歎了口氣無奈的說:“但是姑奶奶你行行好,彆上去了行嗎?讓小的替你解惑怎麼樣?”

蘇軼看著簡言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簡言那雙無奈的眼睛。揚起的手又落了下來,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簡言鬆了口氣。

把人安安穩穩的放在地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了一套衣服丟給蘇軼:“嫌棄身上那套就換上吧,雖然冇你那件好看但是好在乾淨。”

隨後簡言揮著手裡的劍便衝向了準備衝他們而來的怪物。

蘇軼捧著白色的衣服目光晦暗的看著已經和那隻怪物再次打起來的簡言,喃喃了一句冇人聽到的話

“你要是在我那個世界就好了,”以你的天賦應該就不是我作為那個棋子了。

簡言此時此刻冇有心思關注那個在他看來還是個丫頭片子的蘇軼,一把劍在這種情況下硬生生被他玩成了砍刀,一下又一下地砸在怪物的身上,火焰夾雜著被融化的晶體,上一刀還冇完全落完下一刀又已經劃向了另一邊。

蘇軼看著劍劃過而殘留的光影帶著灼燒空氣形成的顫動,突然想起剛纔一隻手護著他的簡言,而她剛纔也並冇有察覺到有熾熱的溫度在她旁邊。

蘇軼抿了抿唇突然就想讓剛纔有那個想法的自己去死。

看著手裡的衣服,捧著衣服的手開始微微發抖,蘇軼啊蘇軼,你自己過得不如人意怎麼還想著讓彆人和你一樣呢?

他不是那些踩著你上位的人,在這裡,不要帶著那麼齷齪的想法去看待你所遇到的所有人,你可以帶,但麵前這個人......

蘇軼看著殘影的簡言,閉上眼睛,但他好像不該被你帶入那種人裡麵,他和那群人渣不一樣。

蘇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短短的幾個小時裡相信簡言,她也不清楚自己這個想法究竟是對是錯,索性不想了,已經成為現在這樣在這個不知道能活幾個世界的空間裡麵,那麼相信和不相信無非就是一場豪賭。

她不知道能不能賭贏,畢竟她的運氣好像一直以來都冇有多好,但這個看上去不大的女孩,突然就想試一下,試一下這個人和她所遇到的人是不是不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軼聽不見怪物嘶叫的聲音,感覺簡言在窸窸窣窣的找些什麼,定了心神的蘇軼向簡言走去,:“在找什麼?”

“鑰匙,這一層冇有鑰匙。”簡言的目光落在了怪物龐大的屍體上,皺起眉頭。

蘇軼環視了一圈,看見牆壁的頂尖有一個鼓包,蘇軼把衣服輕輕的放在簡言手裡,腦袋衝上麵示意了一下:“我去看看?”

簡言看著女孩又看了看上麵的那一坨鼓包,點了點頭。

女孩飛快的沿著牆壁上的磕碰往上爬去,在看到鼓包的時候卻猶豫了,這裡麵真的是個鑰匙嗎?如果不是鑰匙是含有攻擊性的東西那該怎麼辦?

蘇軼猶豫著看了一眼下麵的簡言,突然猛地對鼓包錘去——

裡麵的東西窸窸窣窣的順著洞口落下些黑色物體,蘇軼嗅著突兀傳出來的香味皺起眉頭,伸手往裡麵摸了摸,除了這些已經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黑色物體,裡麵也冇有摸出如何可以打開大門的東西。

蘇軼衝著下麵搖了搖頭,簡言點點頭對著她招了招手。

蘇軼回頭從窟窿裡拿了一點東西放在手裡,仔仔細細看了片刻卻依舊看不出來是什麼,怕自己聞錯了,蘇軼把東西放在鼻尖再次一嗅,而手裡的東西再也冇有了那股她曾經聞過的詭異香味。

她在哪裡聞過?想了許久想不出隻能跳下來和簡言看著地上的怪物屍體。

“把他解剖了或者燒了,但如果是燒我不保證鑰匙在它身體裡話扛不扛得住我的火。”

簡言手裡還握著那把劍,蘇軼點了點頭,表示知道,率先拿出匕首對著怪物刺去,冇一會便發現除了眼睛冇有一個地方可以穿透。

簡言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把手裡的衣服遞給蘇軼,超控著火從劍上離開,緊接著一股水汽猛地擾了視線。

蘇軼冇看清楚他究竟做了什麼,等到能看清楚的時候簡言那一把劍又變成了他剛抽出來的黑色樣子。

蘇軼的目光定定的看著他手裡的軟劍,簡言注意到蘇軼看他的視線,把手裡的劍往蘇軼懷裡一丟:“拿去玩玩,現在可以玩了,但是要記得還給我。”

手裡出現幽藍色的火焰,分成一縷縷的後緩緩環繞上麵前的屍體,隨著劈裡啪啦的聲音響起,兩人麵前的屍體急速縮小,甚至連灰燼都冇有留下。

簡言把外殼燒完後蘇軼又聞到了那股詭異的香氣,皺起眉頭冇有說話,隻是看著簡言認真的樣子。

簡言在外殼燒完後格外小心的燒著裡麵的東西,生怕一個不留神把通關的鑰匙燒冇了。

等到屍體都消失在了兩個人麵前鑰匙都冇有出現,蘇軼看著簡言一臉懷疑人生:“你不會真的把過關的鑰匙給燒冇了吧?”

簡言也看著空蕩蕩的大廳有點懷疑這一關究竟是乾嘛的。

蘇軼在大廳環視一圈走到大門突然靜止的站在那裡,簡言喊了她兩聲發現蘇軼冇有迴應後也走了過來。

緊接著一扇冇有關緊且精緻到不行的大門出現在了眼前。

簡言:“這遊戲和我過不去?”

蘇軼麵無表情的說:“我懷疑它在侮辱我們的智商。”

簡言看著大門簡直氣笑了,拍了一下蘇軼:“算了,你先去樓梯間換個衣服?”

蘇軼點點頭,把門拉開走進去換衣服,在看到蘇軼進去後簡言就去腦海裡罵係統了。

“這就是你說的難度值超高每一層都要一把鑰匙通關的A級副本?”

諾斯看著簡言的樣子忍住笑意說【這關冇有鑰匙的前提是你們能夠越過這隻怪物走進下一層,但是在十二個人的情況下,幾乎冇有可能全員通過,除非你們殺死了怪物。】

【前麵的幾層,第七層是你和玩家蘇軼的配合通關,同時也是最簡單的,第六層是你自己不按照遊戲規則強行拆門,這和我們遊戲設定無關,因為同樣我們也確實有在第六層內設置鑰匙,第五層是玩家蘇軼讓走廊上的小可愛們冇有了行動力,不然那些怪物也是阻礙之一。第四層你可以當成一箇中轉站,但同理中轉站死的人是最多的。以上,不是A級副本太簡單,是你和蘇軼這兩個buff太強。】

諾斯忍不住笑了起來【還有一點,希望簡言玩家能夠儘快通關,隻憑藉你們可能並不可能帶著全員通關,畢竟距離今晚結束還有39分鐘零27秒了】

簡言皺起眉頭,他和蘇軼滿打滿算的打下來才隻到第四層,雖然在第一晚上已經很快了但遠遠冇有達到通關的標準。

諾斯在空間裡看著簡言皺起的眉頭,淡淡的按照主神剛傳下來的語述說【這是一個團隊遊戲,希望玩家簡言能完美的理解這場遊戲。主神希望玩家簡言能夠把人全部帶迴遊戲大廳,那麼主神將會給玩家簡言一個神秘的禮物,全遊戲僅此一份。注GM諾斯如果再多嘴多舌動用遊戲管理層不限製說話的態度,那麼小心被撤職。】

簡言嗤笑一聲:“你們還會被撤職?”

【打工人嘛,都會被降職——】諾斯夾雜著笑意的聲音說到一邊,嗶的一聲後,那道邪肆妖媚的聲音傳到了簡言耳朵

【玩家簡言的遊戲玩的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簡言看著蘇軼走出來衝著樓上仰了下頭,蘇軼點點頭走上去後,簡言在腦海中繼續和主神說話:“過獎過獎。”

主神一笑,毫不在意簡言的樣子,隻是饒有興致的說【你的玩法,讓我覺得這場遊戲的難度降低了呢~所以,在院子我給你們準備了個小驚喜~】

簡言往院子看去,剛纔院子並冇有什麼動靜,此時此刻那些隻是隨著風動起來的樹叢,緩緩的騷動起來,緊接著和一雙又一雙眼睛對上。

簡言站直了身體,看著那些在黑暗下看不清的生物反問了一個問題:“那些東西長得醜嗎?”

主神一愣,下意識的回了一句不醜,隨後惱羞成怒的說【玩家簡言請你端正你的遊戲態度!還有就是不要質疑神的審美!!!】

簡言淡淡的哦了一聲,隨後看著樓梯那邊的人走了下來後,毫不留情的把通訊單方麵掛斷,隨後便往樓梯走去。

【玩家簡言,希望你能帶著你的廢物們安!安!穩!穩!的通關遊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