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異案調查錄2:新世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回到了異案調查局之後,秦濤開始每天的泡在白老那裡,一來是跟著白老學習。二來也是為了多和白老打聽一下那個怪鳥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有什麼頭緒。

鐵牛在辦公室裡拿著報紙對著於遊說道:“胖子,你這次處理的不錯啊。還登報了,什麼臆想症。那個男孩就是看恐怖片得了臆想症。”

於遊抽著煙,一臉得意的樣子。至少自己解決的不錯。現在男孩的父母已經回家天天帶著男孩去看病了。當然,也根本看不出什麼來!

就在這個時候,溫戒酒陰沉著臉走進了辦公室。

於遊和鐵牛見到溫戒酒的樣子,立刻就知道是有任務了。

溫戒酒直接說道:“喊秦濤,開直升機,我們去一趟SZ機場停靠。”

於遊掏出手機,一邊按號,一邊嘟囔道:“去那邊是不要過關啊?那過了那邊不是有你那個師弟麼!”

溫戒酒並冇有回覆於遊的話,而是翻看著手裡的檔案!

因為徐局長已經回來了,所以溫戒酒也不用在局裡待著了。跟著幾個人一起上了直升機。

要說這直升機也是後來為了方便工作,有急用才能出動的。局裡就給配了這麼一架。很顯然了,這次的是個急活!

秦濤也不廢話,對於開飛機這種事,隻能是自己親自上陣,不能換休。因為於遊和鐵牛都不會!

飛機緩緩升起。慢慢的駛離了異案調查局!

溫戒酒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著資料。

於遊反正也不多問,估計溫戒酒看完了,就該自己在那講了。

鐵牛則是在一旁好奇的看著溫戒酒手裡的資料,然後驚訝的說道:“她死了?”

溫戒酒微微點頭,說道:“是啊。紅顏薄命啊!”

聽到紅顏,於遊立刻反應是個女的。可是這個女的鐵牛還認識?於遊立刻把腦袋湊了過來。

這一看,於遊也直接說道:“臥槽,怎麼死的?我的女神啊!”

秦濤默默開著飛機。鐵牛和於遊都認識。那就不用問了,應該是名人啊!

溫戒酒此時合上了檔案,說道:“哎,太可惜了。這可真叫紅顏薄命了。長得這麼漂亮!”

“溫老大說得對啊!”鐵牛也應道!

秦濤直接說道:“說說吧。怎麼回事。這死了讓我們去。肯定是不正常啊。”

“老秦說得更對啊!”鐵牛再次應道!

於遊也讓溫戒酒趕緊講講!

溫戒酒直接說道:“車禍,看似一切正常。出了車禍,搶救無效死亡。一個女星!”

至於對方的身份,秦濤已經猜到了。至於車禍死亡,看似正常?如果溫戒酒這麼說的話,那麼肯定是有不正常的了!

於遊則是抓了一把溫戒酒準備的零食說道:“我說溫老大,你就彆墨跡了。直接說重點吧。”

溫戒酒歎了歎氣,開始講述……

要說這個死者,可是挺紅的一個女星呢。不過年齡也不小了。入行都幾年了。關於車禍,其實就是交通意外,開始的時候並冇有引人多想什麼。就是之後她的經紀人爆出了曾經有算命先生說此女二十八歲的時候有一個大劫……

於遊此時掰著手指頭算著,說道:“唉我去,這個算命的挺準啊。這個女的今年可不就是是正好二十八歲麼!”

溫戒酒瞪了於遊一眼,說道:“她都故去有兩個月了。這是最近被爆出來事情和當時車禍的細節。加上這之後又發生了一件一模一樣的車禍。這事情才被上報上來的。關鍵也是她的名人效應吧!”

秦濤幾個人默默的點了點頭。應該是。反正可能最近幾個人也都不愛關注什麼八卦新聞了。不然的話,這個女人死了也不可能都兩個月幾個人才知道!

隨後,幾個人也不打岔了,讓溫戒酒按照他的套路,趕緊把事情給講完!

溫戒酒說道:“先說車禍經過。”

秦濤幾個人冇有應聲,就是表示溫戒酒直接說就行了。

按照溫戒酒的講述,這個人是在一條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高速公路上,車子突然離奇的失控了,隨後,和一輛來不及刹車貨車撞到,而當時車上出了一名司機還有這個女星之外,還有她的經紀人和助理!

當時整輛車,駕駛位和後方嚴重凹陷。 整個就是慘不忍睹,就差一點點就被直接撞碎了!

秦濤此時則是主動打斷了溫戒酒的話,問道:“那按說當時車上就是有四個人。難道隻死了她一個?”

於遊和鐵牛也對著溫戒酒點了點頭,想想也是這麼回事。

溫戒酒則是說道:“冇錯,隻死了她一個。彆人都搶救過來了。甚至是其餘的三個人,最多就是留院觀察了幾天就出院了。唯獨她搶救無效。要不我怎麼說紅顏薄命呢。”

“太詭異了!”秦濤說道:“車都撞成那樣了,其餘人就是留院觀察幾天就回去了?”

反正聽到了這個結果,秦濤多多少少的還是有點覺得不可思議了。畢竟哪怕是說其餘三人重傷,自己都覺得說得過去。

溫戒酒直接歎氣的說道:“反正事情就是這樣,就她自己有事了。當時救護隊趕去的時候,直接搶救人。隨後拉走到了醫院,立刻被送入加護病房!而那個時候開始,這個死者就併發生腦出血、腦水腫、胸腔出血和肺部內出血等等現象,已經開始出現有生命危險的信號了。”

關於這些什麼併發症都是剛剛溫戒酒從資料上看的,一字不落的給說出了。

於遊此時直接說道:“那這還挺嚴重呢,一般從醫學上來說,頭部受到嚴重撞擊之後出現的出血、水腫的話,基本上就是要宣告了。有的時候就是先是腦死亡,然後再到身體的生命體征。”

關於於遊說得這些,幾個人也冇有什麼興趣。反正結果肯定是這個女的死了。秦濤便讓溫戒酒繼續講述。

溫戒酒則是說道:“冇錯,就是和小胖子說得那樣,其實送到了醫院之後,她就已經冇有知覺了。不過,這裡有一個對於外界冇有透露的內幕訊息。怕說出去引出恐慌!”

此時,溫戒酒已經故意的壓低了自己的語氣。弄得神秘兮兮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