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野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湯林高深莫測地看了陳實一眼,咬了一大口饅頭,開始嗦粥。

“你不知道吧,隊長是我們隊裡的十項全能。”劉誌也咬了一大口肉包子。

“十項全能不是很正常嗎?不像我們通訊員,你們這種正式編製的特級警察很多都是啊。”

陳實不解。

“如果……都是滿分呢?”

“全部,所有,滿分。”

陳實麻木。

高強度的訓練下吳澤能做到各項訓練指標滿分,陳實隻會感歎確實是體能驚人。

但是如果這人同時是個學霸,並且在各項策論謀略之上也能滿分……

這他娘能是人??

誰受得住??會死吧??

對於呆若木雞的陳實,另外兩人欣慰一笑,他們都習慣了。

有這麼“變態”強悍的隊長,他們驕傲!

嗚嗚嗚,早餐真好吃。

口水都從眼睛裡流下來了。

吃完早餐有半小時自由活動,劉誌和陳實分享了自己當初入隊時的血淚史。

“你能信?我當初也是天之驕子進來的,他當隊長我那叫一個不服啊。”

“不服就乾!”

“然後,轉臉就被虐趴下了。”

劉誌暴風哭泣。

“還是和死狗一樣,趴下。”

旁邊的隊友聽見後,麵無表情地補充。

想來大家都是一把辛酸淚啊。

“原來,這就是警察世家的實力嗎!!!”

陳實突然福至心靈——你們隊通訊員經常換,不會是因為……

眾所周知通訊員的體能訓練要求普遍低於特警隊員,712除外……

陳實:……

“小陳兄弟,節哀。”

肩膀上落下的手掌像是千斤重,小陳實同學,“啪嘰”就倒下了……

一個男人能有多堅強?

明明就不堪一擊好不好……

另一邊的宋渺安心的睡了個好覺,雖然有點遺憾冇親眼看著他們驚悚的表情,但是昨天那一出應該也把他們嚇得夠嗆了。

先是白天她用翡翠吊墜嚇得幾個人麵如菜色,再有半夜堂廳半牆高的玻璃裝飾突然炸裂,隨後全屋瓷器玻璃玉石緊隨其後……

歪歪頭,拿出自己的手機看看時間,已經八點半了。

果然,還是要鍛鍊鍛鍊。

想起昨晚上感受到的那抹不知名的氣息,宋渺微微眯眼。

那是人家冇有想搞死自己的意思,不然早在自己發現之前就嘎的悄無聲息了。

不知道宋傢什麼時候被那麼厲害的人盯上了?

“叩叩——”

兩聲輕輕的敲門聲打斷了宋渺的思緒,迅速套上衣服打開門。

是宋知微。

“媽媽早安。”宋渺眯眯眼,笑的一副軟萌可欺的樣子。

宋知微點點頭,應聲:“乖乖,收拾一下,我們吃個飯去辦手續吧。”

知會過宋渺以後,宋知微扭頭進了隔壁房間,她昨天晚上一晚上冇睡好。

那一臉魂不守舍的樣子,顯然瞞不過宋渺的眼睛,看來昨天被嚇到的還有宋知微。

是她大意了,宋渺心下自責。

抿抿嘴,也不知道趙廣華是個什麼態度。畢竟這種怪力亂神的事情,每個人的接受程度不同。

吃飯的時候,三個人各有所思,一頓飯吃的十分沉默。

直到坐上趙廣華的寶貝五菱,宋知微一反常態冇坐副駕,而是和宋渺一起上了後座。

宋渺敏銳的感覺到趙廣華的情緒更加陰沉,心下大驚——這倆人不會……

但還是誰都冇有挑破話題,趙廣華沉默的開車,與先前大開大合的直率表現形成鮮明對比。

宋知微在宋渺旁邊坐下,伸手拉過宋渺冰涼的小手。

宋渺動作有點僵硬的盯著宋知微的表情,她已經在思考怎麼樣將傷害降到最低而能夠順利的逃跑了。

在宋渺緊張的情緒中,宋知微摸了一會兒宋渺的手,感覺不再那麼冰涼以後才放下。

然後從隨身的包包裡麵拿出裝著翡翠吊墜的紅布小包,宋渺眉心微跳,要來了……

“渺渺,我一向是不相信神怪之說的,直到昨天……”

宋知微話語微微一頓,宋渺的心也一驚……

昨天?直到昨天才發現她不對勁?懷疑上她了?

這車還有兩三公裡上高架,她這會兒要不要直接跳?高架上跳車會死的比較快……

哭了,剛活過來就要死嗎?

看著宋渺眼神遊移,麵色凝重,宋知微伸手拍拍她的頭。

“乖乖昨天是不是嚇到了?是我不好,昨天事情太多,冇顧到你是不是害怕。”

宋知微臉上的神情滿是擔憂和自責。

宋渺:?白擔心?

“渺渺,我和你……你叔商量了一下,今天辦完手續去廟裡找個大師看看,也給你看看。”

宋渺剛放下的心又是一提,麻了,看啥?萬一是個有道行的看出她借屍還魂那她不是涼了?

以前宋渺也不相信鬼神,但是自己這事兒,除了玄學鬼神,還怎麼解釋?!

“畢竟你帶著這麼久了,我擔心對你也有影響……”

宋渺的心又一次落回肚子裡,這大起大落誰受得住?

暴風哭泣!!!

“媽。”

宋渺聲音有點乾,清清嗓子,喝了一口宋知微遞過來的水才繼續。

“我感覺這個事情我要和你坦白一下……其實吊墜是我搞的鬼。”

宋渺搬出早就想好的說辭,一頓瘋狂解釋和表演。

“魔術?”

宋知微看的雲裡霧裡,魔術這個行業近幾年在科技的幫助之下確實日益逼真,可是渺渺啥時候這麼厲害了?

“對啊,就是魔術。”宋渺十分堅定:“是因為他們自己做了虧心事才害怕的。”

“可是剪刀……”

“那個剪刀是我以前和同學在一家手工店裡淘的,是個假的,裡麵加的粘土和石膏,連個刀鋒都冇有。看著真,其實剪不了東西。昨天估計他們嚇傻了,一時慌神纔沒注意。”

“這樣啊……那好吧。”

看著宋知微相信,宋渺瘋狂點頭。

好不容易混過去了,流下欣慰的淚水,嗚嗚嗚……

前麵一直開車的趙廣華見妻子的神色多雲轉晴,眉間的褶皺都舒展開了,心下大喜:

這下好了,老婆開心了。

今晚……嘿嘿嘿。

心情一下子就開朗起來的趙廣華哼了兩句小曲兒,也接話道:“看你見識少膽子小,我就說不要太擔心嗎。”

“啊對對對,叔說得對!”宋渺無腦跟風,隻要相信了什麼都好說,嗚嗚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