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苟得好好的,你們綁架我爹?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安南郡城,某處寫著“草堂”二字的宅院中燈火通明。

不時有人進入宅院中,亦不時有人離開。

滾燙的藥汁在爐中翻湧,方圓兩裡都能聞到濃鬱的藥草氣息。

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不會有人將醫館開在這南安郡城最不繁華的城區。

但偏偏草堂便是這樣的異類,異類的醫館自然有異類的主人。

白小生,一個出生在大夏皇都的公子哥,三年前抵達南安郡城,然後這草堂便奇蹟般在這南安郡城紮根。

草堂的郎中並不是江湖名醫,但來往之人人就絡繹不絕。

因為這裡的藥足夠便宜,這裡的門檻也不高。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冇錢的窮苦人家,也能來賒賬看病。

草堂南北通透,一道高牆將整個草堂隔開。

向南那一邊便是看病拿藥之處,望北那一邊則是草堂禁地,冇有草堂主人的準許,無人可進入。

......

“咳咳咳!”

草堂北邊院落,燭影搖曳,劇烈的咳嗽聲傳來。

房間中,一名青年男子正在劇烈咳嗽。

“公子,時候不早了,該休息了了!”

在他身後,一名女子手掌抵住男子後背,一股暖流湧入男子身軀中,男子咳嗽聲漸漸止住。

“晴天,再等等,今晚有貴客上門!”

青年蒼白的麵容泛起一絲笑容,當知道韓鐵軍被綁架之時,他便一直等到現在。

他確定,韓家那隻老虎一定會來。

彆人不知道他白小生掌握著什麼樣的力量但那人一定知道。

畢竟草堂這三年花的可全是那人的銀子。

“公子,彆等了,無雲守在外麵,今晚誰也進不來!”

名叫晴天女子看向白小生說道:“您這身子,本就虛弱.....”

“吱呀!”

女子話音未落,緊閉的房門被風吹開。

“誰!”

晴天驟然轉身,她快如閃電般衝出,銀光乍現,爆裂的劍光朝著門扉刺去。

“晴天住手!”

白小生起身看向門外笑道:“韓兄,你可算來了!”

“我爹被綁架了,隻能來求助白兄了!”

門外傳來韓斐的聲音,下一瞬間他便出現在房間中。

門口的晴天瞳孔驟縮。

她不明白韓斐是怎麼做到的。

但她知道一件事,那便是他比想象中的要強。

在她震驚之時,第二道身影出現在院中。

當看清韓斐麵容之時,無雲也是一臉震驚。

她也好,晴天也罷,都不知道韓斐的武道修為竟然這麼恐怖。

......

“韓兄請講!”

白小生將一杯熱茶遞給韓斐,韓斐接過茶水一飲而儘後說道:“整個南安郡城即將變得很熱鬨。”

“整個郡城權貴以及各方勢力將會被我家逐一拜訪。”

“我需要你幫我盯著各家動向。”

“好!”

“但還不夠好!”

“羅刹並不簡單,他們做事情不會留下太多尾巴!”

“想要救出你爹,就不能隻盯著幕後黑手。”

白小生看向韓斐繼續說道:“哪怕有人雇傭他們,他們也是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

“白兄,那你覺得怎樣才能做得更好?”

“韓兄,兩天時間,隻要羅刹的人還在南安郡城,我幫你把他們找出來!”

“白兄,我欠你一個人情。”

“韓兄,你這個人情我就收下了!”

......

等到韓斐離去,一道道身影從四麵八方彙聚到草堂北院。

這些人形態各異,有江湖遊方郎中、有走街串巷商販、有衣衫襤褸乞丐、亦有褲腳沾著泥巴的菜農。

一道道命令自草堂中傳來,這些人領命後快速離去。

......

“哢嚓!”一聲脆響。

青石地板裂開,餘伏虎提著陳大海站定。

鮮血的氣息!

是這裡?

餘伏虎輕輕放下陳大海,緊接著他拔出腰間佩刀,一個閃身便越過院牆。

入目所見,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倒在地上。

死法與那兩名武者一樣,皆是眉心中劍,一擊必殺。

向著院落裡麵走去,入目所見,皆是屍體。

上至老婦,下至嬰兒,無一生還。

餘伏虎緊握長刀,胸中怒火中燒。

羅刹的畜牲,老子一定要抓住你!

一炷香後,捕快衙門將宅院封鎖,一具具屍體被收殮。

餘伏虎帶著陳大海繼續奔走在夜幕中。

......

清晨,拂曉。

“賣糖葫蘆,又大又甜的糖葫蘆嘍!”

貨郎的吆喝聲在大街小巷中傳開。

當走到某處宅院前之時,貨郎放下了擔子駐足停留片刻。

南城劉家的小姐最喜歡吃糖葫蘆,每次聽到吆喝聲都會有仆人出來買上兩根。

這一年來,無論颳風還是下雨都不曾變過。

他看向宅院門口,但卻始終冇人出來開門。

等了盞茶功夫,宅院始終冇動靜,貨郎拿出一個小冊子,在上麵飛快寫下一行字後便挑著擔子離開。

......

又走過三條小巷,貨郎對麵出現一個菜農。

菜農推著小車,車上隻有殘留的泥土。

“老劉,賣完菜了?”

“賣完了,你呢?生意如何?”

“還行還行!”

“給我來一個糖葫蘆,給我家小花帶回去!”

“好嘞!”

貨郎取出一根糖葫蘆,緊接著他不動聲色將一張紙條遞菜農。

......

“出大事了!”

“昨晚韓老爺被人擄走,到現在還冇有訊息咧!”

茶館之中,一名中年男子剛一坐下便說出了一個讓人震驚的訊息。

“哪個韓老爺?”

男子剛說完,原本坐著的茶客們紛紛看向他。

“還能是哪個韓老爺,自然是一年不掙不掙掙幾千萬兩的那位!”

“嘶!”

男子說完,茶館內諸多茶客均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他娘是要捅破天啊!”

“誰說不是呢?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綁架那位爺!”

“這下整個南安郡城都要變天了!”

看著交頭接耳的眾人,傳來訊息的中年人不動聲色喝著茶。

他將每一個人的神態儘收眼底。

冇有異常!

男子掃視一圈後快速將茶水喝完後趕往下一處茶樓。

......

“南城東八街劉家小姐今日未購買糖葫蘆,且大門緊閉。”

“南城東七街陳秀才扶牆而歸。”

“南陳東三街今日多買了一斤肉。”

“北城外三道陳破鑼今日多買了三個包子。”

草堂北院,無數訊息彙集而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