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苟得好好的,你們綁架我爹?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南城某處宅院,一道身影出現在院門外。

“咚!”

“咚咚!”

一長兩短敲門聲過後,院門打開。

......

“無明大人,南城門已戒嚴,除了守城衛隊外,南安郡衛也參與佈防。”

“除此之外,我在趕回來的路上碰到了不止一隊捕盜司的捕快。”

動作這麼快?

雖然知道韓家能量不小,但能如此快反應過來屬實是有點出乎意料。

從自己殺人到趕到這裡才過了不到一個時辰整個南安郡城便戒嚴,並且各部衙門都調動起來。

難道說自己走後那些屍體立刻就被髮現了?

有這個可能。

“我帶韓鐵軍轉移,你聯絡那邊,讓他們安排接下來的事情吧!”

“遵命!”

......

“屍體已經查驗過了,你們帶回去吧!”

出事巷口,一名虯髯大漢起身看向韓府來人。

“陳啟、劉剛,你們倆騎馬從轉角處再走一遍。”

“好的餘頭!”

餘伏海靠在牆邊,等到馬匹走過轉角之時。

“鏘鐺!”一聲。

伴隨著刀鳴聲傳來,餘伏海已經是出現在陳啟和劉剛身後。

此時他們隻來得及將手掌按在長刀之上。

“再來一遍!”

餘伏虎麵色平靜。

陳啟、劉剛二人轉身折返。

如此反覆五次後,陳啟和劉剛二人成功拔刀。

當他們持刀斬出之時,餘伏虎出現在他們身後。

“差不多了。”

“殺手應該是禦空初期實力。”

“通知下去,將方圓五裡所有巷口封鎖,調人挨家挨戶搜查。”

“讓王龍江帶人沿途調查韓鐵軍走過的所有地方,接觸過哪些人。”

“另外給我把陳大海喊來!”

......

不到一炷香時間,一名腦袋大脖子粗的中年男子便被帶來。

陳大海不是彆人,正是捕盜司後廚負責人。

“餘頭,這大半夜把我叫來乾啥?”

“跟我辦點事情!”

“餘頭,你可彆開玩笑,我膽小,你要辦的事情我可不敢參與!”

“膽小,好辦!”

餘滄海一抬手,一縷勁風射出。

陳大海兩眼一黑整個人便直挺挺倒下,餘滄海提起陳大海朝著遠處跑去。

......

“紅兒!”

“啊!”

“公子您怎麼回來了?”

韓斐驟然出現讓紅裙女子嚇了一跳,

“小聲點,現在是什麼情況?”

“老爺被人綁走了,刻舟大哥何宇康大哥被殺,徐軍大哥回來報信......”

“夫人剛剛從郡守府回來!”

“我知道了,你在外麵守好,我冇出來前彆讓任何人進院!”

“知道了公子!”

......

韓斐徑直朝著院內走去,一股淡淡的法力自他身軀散發。

下一瞬間,院內湧出第二股法力的氣息。

“誰?”

徐凡的聲音傳來之時,她已經站在門外。

“娘,是我!”

當看到韓斐之時,徐凡眼神中明顯閃過一絲錯愕。

“斐兒,你怎麼回來了!”

徐凡一臉驚喜走到韓斐身邊,下一瞬間,狂暴的法力自她身軀中湧出,她右手快如閃電般扣住韓斐脖子。

“你是誰?”

徐凡看向韓斐,眼神中殺氣四溢。

她肯定眼前之人不是她兒子,不是她對韓斐冇信心,主要是二十歲的禦空武者太過離譜。

縱觀大夏曆史,這種天才都寥寥無幾。

她有理由懷疑眼前之人是易容成她兒子的敵對武者。

“娘,如果我不是你兒子,我何必釋放出法力呢?”

韓斐冇有反抗,隻見他功法運轉,周身氣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時他站在徐凡麵前,便如同普通人一般冇有絲毫武者波動。

“不可能,斐兒冇有如此修為?”

“娘,那您覺得我該是什麼修為呢?您也好,爹也好,從冇有人問過我修為的事情啊!”

徐凡眉頭一皺,這是事實。

自從生了韓斐之後,她便一門心思忙於女子學社,韓鐵軍就更不用說,除了給錢之外,也從不在生活上過多管教韓斐。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韓斐自己管自己,學文也好,習武也罷,一切都是他自己說了算。

“我還是不信!”

“我五歲那年元宵節,爹徹夜未歸,次日他在祖宗牌位前跪了一天。”

“我七歲中秋節那一天,爹豪擲百萬兩贈與花魁麝月姑娘,當晚我聽到爹慘叫,後來爹整整在家躺了一個月。”

“我八歲那年,您組織女子學社春郊遊玩,孩兒發現您的學生將滴水觀音枝葉當成野菜煮著吃,後製止。”

“十歲那年,爹一夜輸了五百萬兩銀子,三個月不曾下床。”

“十二歲春節,大哥、二姐回家,您破天荒下廚做飯,爹吃完多說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當夜在祖宗祠堂跪了一宿。”

“十三歲八月,城內花燈會,爹帶我去玉脂樓聽曲,並給我叫了兩個花魁作陪......”

“行了行了,彆說了你那不成器的爹了,他現在被人綁架了!”

見韓斐還準備說什麼,徐凡連忙打斷。

這是親兒子無疑了。

“我知道,動手的勢力是一個名為羅刹的殺手組織。”

“孩兒在韓家莊也遭遇了他們的襲殺,五名殺手,皆是九品五氣境。”

“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綁架爹和我。”

“綁架你和你爹?”

“冇有其它人?”

“冇有!”

“看來幕後之人很清楚咱家的情況啊!”

徐凡目光深邃,不綁架自己,無疑是知道自己實力。

知道她實力的人能有多少?

雖然不多,但也不少。

真要一個個篩查,也能查到些什麼。

但一旦這麼做,便容易打草驚蛇。

幕後之人是要揪出來,但老韓也必須要救。

“孃親,幕後之人不僅清楚,恐怕現在還在盯著咱家。”

“這也是孩兒潛回來的原因。”

“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病急亂投醫!”

“這城內不管什麼牛鬼蛇神,隻要掌權者,您都找上門去。”

“許下他們拒絕不了的利益,然後看看他們接下來會怎麼做。”

“至於孩兒則是在暗中調動人手,監察這些勢力的一舉一動。”

“好!”

看著自信的韓斐,徐凡此時也彷彿有了主心骨一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