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苟得好好的,你們綁架我爹?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轟隆隆!”

雷聲起,雨勢越發滂沱。

馬車聲音被掩蓋,四周居民早已入睡。

當馬車進入巷口轉角之時,一道銀光乍現。

恐怖的破風聲撕裂雨幕,無儘殺機籠罩而來。

“敵襲!”

“鏘!”“鏘!”

原本騎馬在左右兩邊開路的武者快如閃電拔出手中長刀。

真氣滾滾自他們身軀中湧出,他們一邊示警一邊揮舞手中長刀朝著身前斬去。

“鏘鐺!”“鏘鐺!”

長刀徑直掉落地麵,兩名武者身軀直挺挺砸在地上。

在他們眉心處,一個手指粗的血洞正在溢位紅白相間的液體。

一道身影朝著馬車走去,在雷光閃爍間,男子臉上戴著青麵獠牙惡鬼麵具,惡鬼麵具眉心處用油彩點綴出的眼珠顯得格外詭異。

“兩名九品三花,韓家不愧是南安郡首富。”

男子停在馬車前,他不慌不忙說道:“韓老爺,跟我走一趟吧!”

車簾半掀,韓鐵軍從馬車上走下來,他麵色凝重看向來人說道:“能否談談?”

“無論請閣下的人付出了多大代價,我韓家願意付出雙倍報酬,隻要閣下能放我離去。”

“韓老爺不愧是南安郡首富,什麼都不問就敢付雙倍報酬。”

“不過很可惜,有些東西是錢買不到的。”

麵具人說話間,一道勁風自他手中射出,韓鐵軍雙眼一黑便失去意識。

緊接著他一隻手提起韓鐵軍朝著城內跑去。

......

等到麵具人走遠,馬車中再次走出一道身影。

他回頭看了一眼倒下的屍體緊接著快速朝著韓府方向趕去。

韓鐵軍的護衛從始至終便是三人,他常年駐守在馬車中未曾顯露痕跡。

在看見兩名護衛被一擊必殺的時候韓鐵軍便阻止了第三名護衛出手的想法。

他需要有人將訊息傳出去。

......

“夫人,出事了,老爺被抓了!”

“出手之人是禦空武者,張雲波和秦臣冇來得及反抗便被當場擊殺!”

徐軍快速將知道的資訊說完。

另一邊徐凡已經穿好衣服自房間中走出。

“你帶人去莊園,讓少爺藏好。”

“遵命!”

徐軍領命離去之時,整個韓府早已是燈火通明。

“景誠,安排人去事發地,收斂陣亡兄弟屍首。”

“另外你去一趟康年府邸,告訴他發生了什麼!”

“綠兒備車馬,去郡尉府!”

......

“來來來!”

“買定離手。”

康家大院,氛圍進行到最**。

康年親自上陣搖骰子。

“豹子,給我通殺!”

康年麵色紅潤環顧四周,就在這時,康府大管家一路小跑出現在亭台中央。

“老爺,不好了,韓老爺出事了!”

聽到管家的聲音,康年臉色驟變。

“諸位老闆,不好意思,今晚這局到此結束。”

“洪才,記下哪位老闆輸錢了,到時候按照一半退還給各位!”

說完康年便急匆匆離去,原本準備發火的南安郡富商也紛紛偃旗息鼓。

康府大管家洪纔則是留在亭台中收尾。

......

“康老爺,我家夫人讓我通知我家老爺被人綁了。”

“來人是禦空武者,戴著青麵獠牙麵具,麵具眉心處畫著一顆血紅眼珠!”

聽完韓景誠的話,康年麵色越發凝重。

壞事了!

韓鐵軍從他這離開後被抓走了。

必須要做點什麼,不然到時候他搞不好都會被牽連進去。

韓鐵軍生意能做這麼大,關係網自然是盤根錯節,不提彆人,單單他哥哥康福能成為郡守也是得益於韓鐵軍的鼎力相助。

除此之外最麻煩的那位韓夫人,她家可不好惹。

特彆是他爹,那位被稱為“中南州屠夫”的老爺子可是個十足的殺星。

真惹出了那位,到時候事情就大條了。

......

“哥,事情就是這樣,我們該怎麼辦!”

“蠢貨,還愣著乾什麼,立刻將你養的人全部放出去。”

“好的哥,我立刻去辦!”

康年一路小跑離開,康福並冇有睡覺。

一道道命令從郡丞府邸傳出,整個南安郡城,各部衙門快速行動起來。

.......

“從現在開始,嚴查城內進出人員。”

“特彆是轉運貨物的馬車,任何一個角落都不要放過!”

南安郡城東城,負責巡邏的校尉一邊指揮巡邏一邊加派人手。

原本隻有兩隊二十人的隊伍變成了十隊百人隊伍,而這還隻是甕城城門處的佈防。

在主城門處,一輛輛弓弩被推出,巡防士卒眼神掃視每一個角落。

......

出事了!

看著戒備森嚴的東城門,韓斐便意識到不妙。

他騰空越過城牆後便快速朝著韓府趕去。

......

“咚!”“咚!”“咚!”

“誰啊!”

“大半夜還讓不讓人睡覺!”

急促敲門聲將郡尉府門房吵醒,他一臉不耐煩看向門外。

“我是徐凡,要見錢江波!”

“徐...韓夫人請!”

聽到這個名字再加上看到徐凡的樣貌,門房臉上的不耐煩瞬間煙消雲散。

身為郡尉府門房,最重要的便是眼力勁。

眼前這位來郡尉府的次數寥寥無幾,但每次隻要她來,無論郡尉在做什麼,一定會來見她,哪怕是她走,郡尉也必然會將她送到門口。

......

“徐姐,出什麼事情了?”

“江波,鐵軍被禦空武者抓走了,我想要你調遣駐軍於城牆各處駐防。”

“可以!”

錢江波想都冇想便答應了下來,他曾是那位老爺子的親衛,哪怕老爺子卸甲歸田很多年,他也憑著這份關係平步青雲,成為南安郡尉。

“徐姐我先下去安排,隻要他們還冇出城,那他們便出不了城!”

錢江波有這個自信,禦空武者雖然能騰空,但想要悄無聲息帶人飛過郡城是不可能的。

隻要他弄出動靜,那等待他的便是郡衛的絞殺。

軍陣戰法、軍中殺器都是具備絞殺禦空的能力的。

錢江波並冇有派人護送徐凡,彆人不清楚徐凡實力他確實清楚得很。

哪怕是在徐家,這位四小姐也是一等一的武道天才。

她很少出手,但錢江波是見識過她出手的人之一。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