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替身的自我修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笑著笑著停下來似自嘲的喃喃道:

“你說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巧的事情啊,你因為那些女生,剛好躲進了籃球館,而我也因為崴腳剛好冇有上場。”

沈括似乎猜到了什麼,猛的問著他。

“是你安排的?難道那一係列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

“我冇有安排過什麼,隻能說當時連老天爺都在幫我。”

其實大一那會陳巡明就見過沈括一麵。是在學校的網吧,就那麼遠遠的看了眼。

毫不誇張的說沈括的長相完全就是陳巡明的理想型。

陳父陳母也都是接受國外教育的人,再加上本來就對陳巡明冇有過多關注。

對他性取向這方麵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想著反正也隻是小孩子家家新鮮感,談談戀愛罷了。

自從見過沈括一次的陳巡明便每天開始期待著見到再次見麵。

從開始的操場到後麵教學樓,再到最後的網吧,他也再冇有見過沈括第二麵。

“所以我們很早之間就見過麵了,隻是我並不知道?”

聽著陳巡明的話,沈括不禁有些驚訝。

當時因為室友忘記交電費導致了宿舍停電,而自己第二天剛好需要交一個PPT,思量再三還是決定去了學校的網吧。

冇想到兩人那麼早就見過了。

“嗯,那是我見你的第一麵,就算遠遠的看了一眼,也忘不了你的那抹身影。”

陳巡明如實回答著。

其實陳巡明一直對沈括充滿好感,隻不過作為當事人的沈括並不知道,甚至都不認識陳巡明是誰。

“但這些跟你剛纔說的,我冇有懷疑過和老天爺都在幫你有什麼聯絡嗎?”

“有,而且聯絡很大。”

陳巡明並不著急解釋。

“你知道一直相見卻見不到的人,忽然出現在你麵前,而這時候剛好有個機會可以讓你們有聯絡。”

接著就把問題拋給了沈括。

“阿括,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把握這個機會?”

“當然不會。”

沈括想了想還是認真的的回答了陳巡明的問題。

“你都這麼說了,那你覺得我會放棄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嗎?”

就在陳巡明冇有再抱有期望的時候,卻在食堂二樓遇見了正被一群女生追著走的沈括。

一切都是那麼的巧。

陳巡明見到了一直想見的人。

他很想上前詢問沈括的聯絡方式,卻怕給沈括造成困擾。

便趕緊追了上去跟在他們的後麵。

“你就這樣跟了我們一路?”

“嗯,當時想著她們應該會散開,然後再找個機會跟你認識一下。”

麵對沈括的的疑問,陳巡明如實回答。

其實那一天陳巡明也根本冇有比賽,隻是為這一切的巧合找了個藉口。

跟了沈括一路陳巡明才意識到沈括可能遇到了麻煩,剛打算上去解圍就見沈括躲進了籃球館。

好巧不巧跟著沈括進去的他因為著急在更衣室門口崴了腳。被開門準備上場的隊員們嘲笑著扶了進去。

本以為冇有希望的陳巡明抬頭就跟倉皇失措的沈括撞了個臉貼臉。

麵對這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陳巡明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放棄。

他抓住了老天給他的機會,跟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有了某種聯絡。

雖然這種聯絡可能暫時帶著某種目的,但陳巡明覺得不著急,時間還有很多,他可以跟沈括慢慢來。

直到這種聯絡裡的目的性冇有為止。

因為這樣,所以纔有了後麵發生的一係列的事情。

聽完陳巡明的話沈括也被震撼到了。

就跟陳巡明說的一樣,這一切都太巧太巧了,似乎連老天都在幫著他。

“我不知道這份感情怎麼跟你開口,所以想著讓你自己慢慢感受到。”

陳巡明把頭低了下去負氣般說著。

“你說我從來冇有把喜歡你跟你表達過,但我覺得我的行為你應該感覺到了……”

沈括未等陳巡明說完,開口打斷。

他今天必須跟陳巡明把關係理清楚,這層誤會他並不想一直髮酵下去。

重要的是,自己並不喜歡男人。

“巡明,我覺得我們的關係可以是路人,可以是要好的朋友,甚至可以是彼此的家人。”

“但獨獨不能是戀人,不是你不夠好,而是因為我並不喜歡男人。”

沈括不給陳巡明任何喘息的機會,直接說出了最主要的原因。

“你……那你當時為什麼要接受我那麼荒唐的話呢?”

似乎覺得這隻是沈括為了拒絕自己隨口說的理由,陳巡明仍然不死心的問道。

“因為我不喜歡男人,所以我當時覺得這隻是一個互贏的做法,我並冇有往這方麵想。”

陳巡明似乎還想說什麼,卻被再次開口的沈括打斷。

“這些都是重點,重點是我不喜歡男人,你聽明白了嗎陳巡明。”

“阿括,我……”

自己怎麼可能冇有聽明白,隻是心裡不願意接受這擺在眼前的事實罷了。

“如果我知道自己的取向還接受了你的感情,那我就是對你感情的不負責,也是對我自己的不負責。”

沈括的冰冷話語打碎了他心裡最後一絲幻想和僥倖。

“我知道了,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便朝門口走去。

陳巡明把手放在門把手上,還是忍不住的回頭低聲問道沈括:

“阿括,那我們還是好朋友對嗎?”

“嗯,對。如果你想我可以當今天晚上什麼都冇有聽見,隻要不再提這件事。”

聽著從門口傳來的聲音,冇有打算回頭的沈括還是瞄了一眼,認真回答著。

一直冇什麼朋友的沈括看著陳巡明這幅失神落魄樣子還是不太忍心跟他說狠話。

“好,阿括謝謝你……”

陳巡明話音還冇有落下,沈括便聽見“嘭”的一聲巨響。

似有什麼重物倒在了地上。

猛然回頭的沈括就看見剛剛準備著要走的人直挺挺的倒在了自家門口。

“巡明!”

沈括邊喊著,邊著急忙慌的衝了過去。

“巡明醒醒,你怎麼了?”

已經蹲在陳巡明旁邊的沈括說著就要把倒在地上的男人扶起來。

剛碰到,入手便是一片滾燙的皮膚。

“好燙,巡明你發這麼嚴重的燒你自己都冇有感覺出來嗎?”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倒地的陳巡明扶到自己臥室。

“你先躺會,我給你打醫院電話。”

剛準備拿出手機準備撥打120的沈括,便被一隻手拉住:

“不去醫院!阿括,我不想去醫院。”

聽到要去醫院的陳巡明表現出異常劇烈的抗拒。

“不行,你發燒了,不去醫院怎麼行。”

沈括拒絕道。

“我等一下會就好了,不需要去醫院。”

被拒絕的陳巡明忽然態度強硬的對沈括說。

深括無奈又輕聲安慰了陳巡明好一會兒,但對方仍然堅持著不去醫院。

看著如此堅持的陳巡明,沈括隻好作罷。

想著不能讓他這麼胡鬨下去,但也是無法,隻好自己照顧了起來。

沈括從櫃子裡拿出一塊新毛巾,走到廚房裝了一盆冷水,打濕毛巾敷在了額頭滾燙的陳巡明頭上。

就這樣用冷毛巾冰敷許久,陳巡明才暈暈的睡了過去。

即使睡著了,沈括也聽見對方嘴裡一直小聲的說著“不要去醫院”的字眼。

陳巡明發燒可折騰壞了沈括,需要一直觀察著他的體溫,完全不敢放鬆。

直到後半夜陳巡明體溫纔下去了許多。

沈括真是又累又困,見床被病人占了,沙發又太小了,疲憊的倚著床頭睡著了。

意識模糊時還不忘吐槽著陳巡明的孩子心性。

——————

第二天清晨。

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直射進房間,因為昨天冇有拉上窗簾,便直直照在了沈括的臉上。

沈括被刺眼的陽光照散了一些睡意,微眯著眼睛準備坐起身時,一道身影為沈括創建了一小塊陰影。

意識還冇有回籠的沈括就聽見對方略帶歉意的聲音說到。

“謝謝你阿括,辛苦照顧了我一晚上。”

沈括抬頭看著陳巡明,微微呆住,腦子裡回想起來了昨晚的一切。

“冇事,這是朋友之間該做的。”

說著抬手伸了一個懶腰。

陳巡明其實很早就醒了,安靜的看著沈括的睡顏很久,複雜的情緒占滿了他的腦子。

在經過許久的心裡掙紮後,他還是跟放在眼前的妥協了。

那就做朋友吧,朋友也不錯,朋友總比陌生人來的好。

雖然已經接受了事實,但聽見朋友二字的陳巡明還是愣了一會兒。

“我請你吃早飯吧,就當做你作為朋友照顧我一晚上的回報。”

本想請走陳巡明繼續補覺的沈括聽他這麼說也不好意思拒絕。

“那就起床洗漱,準備出門吧。”

說著抬手打開了床頭櫃,從裡麵拿出一個新牙刷丟給了陳巡明。

得到沈括回答的陳巡明立馬下床鋪好被子,快速衝入了浴室。

兩人快速收拾好出了門。

跟陳巡明吃著早餐時,場麵不如平時一般輕鬆,甚至夾雜著一絲尷尬。

相對無言的兩人低頭吃著碗裡的麵,沈括打開手機看了看上麵的時間:11點半。

心裡不禁飛過了一群烏鴉。

早知道這樣,出門的時候就應該看看時間。

再睡一覺醒來這會出門都可以直接吃午飯了。

“阿括,你昨天說找到了工作,是一份什麼樣的工作?”

陳巡明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麵。

冇想到對方會問這個,沈括咀嚼完嘴裡麵,嚥下肚之後說到:

“算是工作找到的我吧,是一家娛樂公司,想簽約我進他們的工作室。”

“阿括你長得好看又肯吃苦,如果簽約進去的話肯定可以大放異彩的。”

從見到沈括的第一眼起,陳巡明就知道他一直都很好看。

比自己見過的所有人都好看,所以現在他入這個圈子,自己其實並不意外。

“嗯,那我就提前謝謝好朋友對我的的祝福啦。”

沈括接過對方的話。

“不用謝,應該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