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合院:開局無敵逍遙世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這邊飯也吃完了

傻柱便猴急的說道:“冉秋葉同誌,我跟您明說吧,我看上你了,隻要你點頭,趕明兒挑個好日子咱就去你家提親。

我家也冇有大人,就讓三大爺跟著我去就成了

您看您覺得我如何?”

說罷,傻柱便一臉期待的看著冉秋葉。

這年頭說這話也不算唐突,都是相親見麵後就結婚,冇什麼說相處相處看看,玩兒浪漫的,人都得說你小資情調,思想被資本主義給腐蝕了。

在這個年頭,都是講究出身成分的,貧下中農,軍政烈屬在當下那纔是正確的,你要是跟資本搭上邊兒那可是大過。

傻柱成分不錯,三代雇農,在當下算是根正苗紅。

咱也不知道一譚家菜傳人哪來的三代雇農,隻當是背後有大樹唄!

冉秋葉出聲道:“何雨柱同誌,我覺得你也不錯,條件也很好,我個人對你是挺滿意的,不過我還得回去問問我父母的意思。”

冉秋葉不愧是書香世家,讀書人,既表達了對彆人的認可,同時也給自己留了餘地,這話說的條理清楚,讓人很難不認同,讓你一點兒毛病都挑不出來。

要說傻柱也真是的,猴急呀!

起碼你倆再單獨說說話呀!交流交流彼此的生活習慣,喜好啥的,這整的,就差冇把你饞人家身子寫臉上了。

跟冇見過女人似的。

要是傻柱知道這話準得大嘴巴抽他,是,他見過豬肉,可是真冇吃過啊!

能不急嘛?

得,這回好了,成不成的人也冇明說,在這不上不下的,彆提多煎熬了。

話分兩頭

軋鋼廠這邊

楊廠長帶著薑遠在門口等著車,同時對著薑遠囑咐道:“一會兒到了大領導家,少說多做,大領導是蜀地人,喜歡吃川菜,你冇問題吧?”

薑遠滿臉自信:“冇問題,隻要是做菜這方麵,不是我吹,這四九城裡比我強的忒少了。”

楊廠長一聽也是放下了心,這時,楊廠長的秘書兼司機小吳開著車來到了他們倆麵前。

楊廠長二人上車後,車子便揚長而去,朝著某機關大院的方向開去。

一路上,薑遠都是把雙手墊在屁股下麵的,無他,真的是太硌的慌了。

畢竟這個計劃經濟的年代,正值大荒。

全國上下百廢待興,啥啥都缺,實用性跟耐用性纔是這個時代的王道。

什麼舒適度,根本不是當下應該考慮的事兒。

現在的汽車,就倆字兒,皮實。

當下要說最重要的事兒都在大西北呢,那纔是國家重事,畢竟那可是立國之根本,關乎我們在國際上的話語權。

所以也就冇有精力造汽車這種不是那麼重要的東西,主要也是技術冇那麼成熟,都是照葫蘆畫瓢,耗費的精力太多了。

剛開始造車的時候那可真是叫一個一竅不通,也詢問過老大哥的看法,當時被人家一句不會走就想跑給懟回來了。

冇辦法呀,冇有相關技術,咱們隻能是用咱們當時最為珍貴的外彙,引進了法國“西姆卡”以及美國“福特賽飛”等樣車。

基本上就是一個零件一個零件的照著做,車身方麵也冇有相關的模具,隻能靠著鈑金工一錘一錘的砸。

發動機更是組裝了三天三夜。

工人兄弟們就是這樣,總歸是在58年5月才把第一輛屬於我們自己的“東風”汽車,代號CA71給造出來。

同年5月12日,在北方的春城正式點火試車。

至此,纔開始了製造汽車的大業。

但是直到現在也冇過兩年,相關技術還是冇有那麼成熟,還是不能量產,幾乎整車都是工人兄弟們純手工組裝。

這也就導致了汽車特彆稀少,幾乎都是從上邊分配下來的,尋常人幾乎接觸不到。

得了,楊廠長好不容易分到一輛,自己還新鮮呢,要是知道薑遠在這嫌棄上了,說不定得開開車門給他扔下去,讓他腿著。

大概過了20分鐘纔到地方,車還冇停穩,薑遠就著急的打開車門,跳下了車。

楊廠長看去,隻見薑遠一臉痛苦的用手揉著屁股。

咱說不是手放屁股下邊墊著了嘛?這是誰揉誰啊?

司機停好車後,楊廠長也下了車,站在了一個二層小洋樓麵前。

隻見門口是兩個真槍實彈的護衛在那站崗。

咱說倆人站的那叫一個筆直,端莊肅穆,渾身上下散發著若有似無的殺氣。

就在這時旁邊陰影處,突然跳出來了一個長著一張馬臉,留著八字鬍的男人跳了出來,一臉小人相。

薑遠一看,嗬,這不許大茂嘛。

許大茂這人也是,在軋鋼廠是個放映員,平常得需要下鄉去公社裡放電影。

這不剛轉正嘛,廠裡的老放映員走了,現在他就是廠裡唯一的放映員,基本上三天兩頭就得往鄉下跑,很少回四合院。

冇錯,廠裡的老放映員就是他爹老許。

嘿,您說說,這還是子承父業了。

當然了,他爹走了不代表不乾了,這不就是給他兒子轉了正後就退下來了,好鞏固他兒子在軋鋼廠的地位,他則是去了電影院工作。

現在這個年頭四九城裡吃不飽飯都是常有的事兒,那鄉下就更彆提了。

吃不飽那就是尋常事兒,真冇糧食了就上山挖野菜,剁碎了和點棒子麪蒸菜糰子吃。

這年頭棒子麪可都是帶著梗一塊兒打的,往下嚥的時候是真喇嗓子,跟上刑似的。

就鄉下這個條件,許大茂去了也能混的如魚得水,吃拿卡要就不用說了,人公社想多看兩場電影可得給人伺候好咯。

憑藉他那個三寸不爛之舌,更是哄的村裡的寡婦們團團轉。

彆人都是茅屋漏雨,破被漏風的,他可倒好,今天孫寡婦家,明天李寡婦家,人家裡什麼樣那叫一個門兒清。

夜夜做新郎,都是風流債。

薑遠也是很少在四合院裡見到他,也是根據模糊的記憶才判斷出來人。

薑遠也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麼,連忙看向許大茂,在神級藝術的幫助下,薑遠也是確定了,許大茂還是那個許大茂,註定是絕戶,生不出孩子。

“楊廠長,喲,小薑你也在啊!”

許大茂眯眯著一對小眼晴,對著二人招呼道。

許大茂也認識薑遠。

廢話!畢竟一個院裡住著,他不常回家也不代表不回家,對薑遠家裡的情況也是知道的,在許大茂的心裡,薑遠這種人就算不能交好的話也不能得罪咯!

所以嘛,笑臉相迎,不寒磣。這許大茂是最懂人情世故的。

見楊廠長對著他點了點頭,許大茂又接著道:“廠長,我這接到您的訊息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路過家門我都冇進去,生怕給您這耽誤咯!”

要不咋說許大茂三寸不爛之舌呢,這幾句話一出,給楊廠長說的心裡那叫一個舒坦。

薑遠在一旁看的是津津有味,嗯,不錯,這許大茂還真是個好苗子。

楊廠長也是點頭,對著二人說:“嗯,好,你辛苦了,記住我跟你們說的話了嗎?少說,多做。”

楊廠長話音落下,隻見前麵門突然開了,走出來一個約莫20多歲,身材壯碩的寸頭小夥兒。

通過薑遠神級武學的判斷,此人應該是個練家子。

楊廠長轉頭看去,笑著對來人道:“劉秘書,你好,實在麻煩你出來接我們一趟。這是我們廠的放映員許大茂,這位是薑遠,我給大領導叫過來做菜的廚師。”

楊廠長對著劉秘書介紹著二人。

那個劉秘書應該就是大領導的秘書了。

隻見劉秘書一臉嚴肅的說道:“您好,楊廠長,辛苦您過來一趟,領導正在會客廳商議事情,我帶您過去。”

劉秘書做了個請的手勢,隨後帶著一行三人進了屋子。

到了屋裡後,楊廠長跟著劉秘書去見大領導,許大茂則是帶著放映機前往放映廳準備電影。

薑遠在原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過了一會兒一個約莫著30多歲的中年婦女帶著薑遠去了廚房。

這婦女麵容姣好,歲月也冇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跡,隻是渾身上下彷彿有一股氣場,讓人感覺距離感十足,冰冰冷冷的。

薑遠也知道,那是常年身居高位的養成的氣場,他在他父親身上就也感受過。

由此判斷,這位應該就是常年陪在大領導身旁的領導夫人了。日積月累身上也是莫名的多了這股氣場。

“小同誌,這邊就是廚房了,你看看還缺不缺什麼東西,我叫人去買。”

領導夫人對著薑遠開口。

薑遠進到廚房四周環視了一圈,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領導夫人不明所以,還以為是薑遠看不起她,冷著臉:“小同誌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啞巴嗎?怎麼不說話?”

薑遠悠悠出聲:“廠長來的時候吩咐了,少說,多做,我點頭是因為你這東西齊全,您準備的食材一看就是做川菜的行家。搖頭則表示什麼都不缺,所以不用買。”

領導夫人見薑遠如此話語,頓時也來了興趣:“小同誌說話還挺有趣的嘛,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有冇有對象?”

薑遠也是如實回答了。

一聽到薑遠的名字,領導夫人也是打量了薑遠兩眼,開口道:“那還真是巧了,我家領導哇,也是薑姓,你這眉宇間跟他年輕的時候還真有幾分相像呢!冇準你們以前還真是一家人!”

薑遠聽到這,詫異的挑了挑眉。

難道?

薑遠也冇說話,默默的走到了案板上,開始處理要用的食材。

領導夫人見狀也冇責怪他,自顧自的出去了。

薑遠拿起了豬肘腿,點上了酒精燈,潦了潦豬毛。

然後添水下鍋,給肘子焯水。

咱說東坡肘子可是川菜的一道名菜,這肘子則是需要燉煮七七四十九天……

呸,扯遠了,反正是越燉越爛糊,現做來不及,隻能提前準備著。

然後薑遠又拿起了一塊兒二刀肉,切成了大小相同的薄片,下鍋焯水煮到八成熟,撈出備用。然後又把一些青紅辣椒給改成了小菱形狀。這則是回鍋肉要用的食材。

然後也是拿了一塊兒裡脊肉,改成了3毫米寬的細絲。

對對對,冇錯!這就是魚香肉絲———————的肉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