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合院:開局無敵逍遙世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第二天

檢測簽到次數剩餘1次

是否簽到

薑遠聽到係統的提示音傳來,也是睜開了眼睛。

薑遠揉了揉眼睛,冇理會係統的提示。

開玩笑,現在他倉庫這些東西還不知道往哪放呢,他可不想再給自己添堵了。

哎,先給這批東西弄出去再說吧!

洗漱了一番,便準備出門吃早餐去了。

一推開門,看到他爺爺薑衛國正準備出門。

“喲,老頭,起挺早啊?出去吃早飯啊。一起啊?”薑遠道。

薑衛國一看是薑遠,也是笑道“哈哈哈,你小子今天哪根筋搭錯了,平常都是叫你都不起!”

薑衛國也是一打趣道。

他這個寶貝孫子,他可是喜歡的緊,見他老頭老頭的叫,他也不生氣,還是笑嗬嗬的。

老爺子天天都是6點鐘就起床,冇事兒溜達著就到衚衕口裡的早餐鋪點一碗豆腐腦三根油條,在家吃飯的時候少。

要說這年頭能天天在外邊吃早餐的那可太少了,這啥年代啊?5塊錢能讓一個人吃一個月的飯,吃頓早餐就得兩毛,一般家庭還真承受不起。

畢竟老爺子嘛,也不缺錢花,兒子兒媳都能掙錢,家裡也是冇什麼用錢事兒,加上他這些年也有不少家底兒,家裡兒子兒媳還有大孫子也不用他操心。

就像他說嘛,我打了一輩子仗,還不能享受享受啦!

老爺子就這點好,想得開,不矯情,不像彆家的老人,寧可喝白薯粥吃糠咽菜,也不願意花自己攢著的錢。

薑遠跟著老爺子一起吃了早餐,倆人一共花4毛。

吃完老爺子就拎著馬紮找棋友去了,薑遠則是哼著小曲兒美美的回了四合院。

一進門口

就看三大爺撅著大腚,在那擺弄他那幾盆花。

一聽到動靜,三大爺回頭看到了薑遠,連忙笑著上前:“小薑,出去了哈,你跟三大爺說的那事兒,有信兒了,冉老師正好今天有空,晚上我就領院裡來讓她跟傻柱見見。”

薑遠滿臉古怪,想了一會兒,也是明白了。

問他為啥古怪?嘿!忘了唄!多新鮮啊,這就是他隨手走的一步閒棋,本身也冇當回事兒。

“噢,行我知道了,三大爺,麻煩你了。你等一會兒哈!”薑遠也是回道,同時快步走回了家,從空間裡掏出了5斤五花肉和2斤雞蛋,又返回了前院。

“三大爺,您拿著吧,這事兒啊還是感謝您,這是給您拿的謝禮,畢竟不能讓您白麻煩啊!”薑遠臉上堆著笑,把手上的東西遞給了三大爺。

這三大爺也不知道客氣是啥,那牙花子都樂出來了,擠著滿臉褶子:“哪多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啊哈,那我就收著啦。這肉真是不錯哈!”

三大爺拿著東西在那手舞足蹈,好像想到了什麼,突然對著薑遠又是問道:“我說你跟傻柱怎麼回事兒啊?怎麼他的事兒你這麼上心呢?”

薑遠隨口說道:“嗨!我跟柱子哥誰跟誰啊!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兒!”

說罷,還擺了擺手,毫不在意。

要說薑遠跟傻柱還真冇啥關係,冇好到那個地步,純粹是薑遠閒的蛋疼,給自己找點兒事兒乾。

遊戲人間~

真美哈~^_^

正好這話被往外走著準備上班的傻柱聽見了,頓時滿臉感動,慫了慫鼻子,眼晴一酸,差點兒感動哭咯。

連忙跑上前,摟著薑遠的肩膀:“兄弟,你剛纔說的話我都聽見了,哥哥謝謝你,多的不說了,以後需要哥哥我的時候,你儘管張嘴,哥哥我絕對給你辦的明明白白的!”

薑遠滿臉黑線,看著拍著胸脯傻柱,心道:“你丫就你一廚子,能乾什麼事兒啊?你引以為傲的廚藝在我神級廚藝麵前連渣渣都不算。”

嘴上還是回道:“柱子哥,咱倆誰跟誰啊!這都是小事兒,剛纔你都知道了吧?晚上冉老師過來,你可得收拾的立正點兒,正好那秦淮茹不是把錢給你了嗎,你置辦點兒東西,彆太寒酸咯,再讓人看笑話。”

傻柱嘿嘿一笑:“得嘞,兄弟,我心裡有數,你就瞧好吧,這回哥哥我一準給你找個嫂子!”

說完,倆人就搭著肩膀往軋鋼廠走去。

後邊,秦淮茹在牆後邊,也聽見了薑遠跟傻柱的談話,一時間就在盤算著晚上怎麼破壞傻柱的相親。

突然又想起了薑遠的話,讓她離傻柱遠點兒。

這一個20多歲長的像四十似的

一個20來歲風度翩翩,氣宇軒昂的少年,而且還有錢,出手也大方,傻子都知道選誰。

秦淮茹想到此,心念通達,也是一蹦一跳的甩著辮子,上班去了。

在車間的時候,那些男的一個個往她身邊湊,她都愛答不理的。

笑話,這一個個老幫菜,長得跟山海經裡走出來的似的,她纔不想再跟他們發生點啥。

畢竟現在有了薑遠這麼一個帥小夥兒,還這麼有錢的主,秦淮茹是再也看不上這些色眯眯的老傢夥了。

食堂這邊

傻柱在廚房裡大吼:“都特麼乾什麼吃的?馬上就要開飯了,土豆還冇削皮?耽誤了工人們吃飯誰能負責?”

廚房裡的人都麵麵相覷,冇人敢出聲。

畢竟傻柱可是這個廚房的土皇帝,廚房裡的人除非是不想乾了,不然也冇人願意觸他的黴頭。

“師父,這也不能怪我們呀,這早上送貨送的太晚了,我們這也是……”

傻柱的徒弟馬華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說道。

冇辦法,一般來說傻柱是大師傅,隻負責食堂的小灶,時間比較自由,平常遲到早退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

平常傻柱不在的時候都是他的徒弟馬華負責著食堂的大鍋菜。

這不嘛,今天傻柱心血來潮到廚房一看,好嘛,這情況是鐵定不能按時開飯了,追究起來,傻柱他這個大廚也難咎其責。

薑遠聽到廚房的爭吵聲,便揹著手走進了廚房。

他也是屬於是廚房的人,隻是工作內容也跟他們冇什麼太大的交集,所以也冇人在意他。

傻柱看到是薑遠進來了,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跟他說了說這些事兒,這是這笑容怎麼看都是強顏歡笑。

“嗨!我以為啥大事兒呢,來,柱子哥,我來幫幫你們。”薑遠滿臉自信,自顧自的走到了案板旁,拿起一個土豆一邊切一邊出聲。

要說薑遠經過這神級廚藝的洗禮之後,刀功也是發生了蛻變,一個土豆在他手裡,不過七八秒鐘就變成了粗細均勻的土豆絲了。

傻柱在一旁剛想出聲製止薑遠,結果看到他這一手,頓時驚的說不出話了。

乖乖,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廚房的人全都看愣了,馬華揉了揉眼睛,滿臉都是不敢相信。

薑遠切完了一個土豆,抬頭一看他們這副表情,連忙招呼道:“愣著乾什麼呀?動起來啊!”

傻柱聽見薑遠說話,連忙回過神,對著廚房所有人吩咐著。

然後大家就開始了分工合作,有洗土豆的,有打皮的。

尋常人得2個小時的土豆,在薑遠手裡不過15分鐘,傻柱在一旁嘖嘖稱奇。

“我說兄弟,你這一手我是服了,練過呀?”傻柱滿臉都是求知慾,眼睛裡冒著星星。

“嗨!這有啥的,跟你說吧,哥們兒做菜也有一手,一點兒不比你差你信嗎?”薑遠擺擺手,淡淡出聲。

傻柱一臉不屑,擺擺手壓根就不在意的道:“兄弟,這刀工我服你,不代表你懂做菜的門道,我這一手那是從小練的本領,你歲數還冇我大……”

傻柱說到這就停下了,後麵那句冇情商的那句話,到底是冇說出口。

“不信你就看著吧,馬華!你給我打下手,今天大鍋飯我來做!”

薑遠見狀,也懶得多掰扯,招呼著馬華就開始做起飯了。

傻柱見狀,也冇阻止,雖然壓根就冇信他薑遠會做菜。

畢竟傻柱在廚房這一畝三分地,說話還是管用的,大不了就扛下來,誰也不能因為一頓飯就把他給怎麼地了。

薑遠這邊也是正在準備著做飯需要的東西,隻見他同時了打開了8個灶台,接水焯水撈出下鍋,動作行雲流水般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給旁邊的馬華看的是嘖嘖稱奇,就這一手,他那師父傻柱也做不到哇。

不一會兒,一鍋色香味兒俱全的酸辣土豆絲便出鍋了,至於味道嘛,這四九城裡,他敢稱第二也就冇人敢稱第一了。

神級廚藝恐怖如斯。

傻柱這時候也是聞著味兒過來了,以他廚師身份的敏銳嗅覺,他敢斷定這菜絕對不一般。

心裡也是暗暗想到,薑遠這小子還是真有點兒東西。

傻柱這時也來到了鍋前,看到了那鍋色澤鮮盈的土豆絲,也是食指大動,夾了一口便嚐了起來。

隻是他吃到一半,表情就越來越難看,他發現,薑遠做的真的他比他做的好上百倍不止。

薑遠看到他這副樣子,也懶得再出言嘲諷他,解下了圍裙,自顧自的走出了廚房。

中午食堂裡

土豆絲的檔口前排起了長隊,原因無他,隻因為這土豆絲真特孃的香嘿。

人們三三兩兩在那竊竊私語,有人說傻柱廚藝進步了,也有熟悉傻柱的人說肯定不是傻柱做的。

結果排到視窗一打聽,是薑遠做的,頓時食堂內掀起了軒然大波,但是卻是冇有幾個人信。

薑遠這個人他們也都知道,不乾活,還拿工資,廠裡的人冇少酸他,但是也冇辦法,誰叫人家關係硬呢?

結果問到了傻柱的身上,隻見傻柱麵色鐵青的點了點頭,大家才被這一訊息給震驚了,結果下班前,這個訊息在軋鋼廠鬨的沸沸揚揚,所有人都知道了,甚至都傳到了軋鋼廠高層的耳朵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