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合院:開局無敵逍遙世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百貨大樓內

“同誌,給我來輛自行車!”薑遠說著掏出了自行車票和20張大團結。

“正好,現在這就一輛鳳凰牌的二八大杠了,最新款的,198元,連帶著鎖頭正好收您200元。”售貨員一邊說一邊抬起頭來。

頓時,售貨員看到薑遠的臉愣住了,這小夥兒,長得真帥啊!想到這,售貨員臉紅著低下了頭。

薑遠也是愣了,這姑娘一頭齊耳短髮,眼睛炯炯有神,臉蛋肉肉的,身上有一股大家閨秀的氣質。

絕對是個美人兒胚子!

薑遠想到這,連忙說道:“同誌你好,我叫薑遠,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婁小娥。”婁小娥紅著臉低聲道。

薑遠見狀,滿臉黑線。

你臉紅個棒棒錘啊……

不對啊?這時候婁小娥在這工作,那許大茂?

畢竟原劇中婁小娥和許大茂結婚後就冇見婁小娥工作了。

應該是他倆還冇在一起呢。

還能搶救一下這個可愛的姑娘。

“噢!婁同誌你好,我覺得我們有緣,一定會再見麵的!”薑遠說著推著自行車就跑了,看的婁小娥一臉懵逼。

“有緣?會見麵?什麼意思?”婁小娥喃喃自語,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又紅了。

這邊,薑遠推著自行車來到了派出所,給新車砸了個鋼印,並交了3塊一年的管理費。

對冇錯,就是車牌,這年頭隻有砸了鋼印的自行車才能算是你的,也算是時代特色了。

“迎著風,向前衝,我要做我自己的英雄!”

薑遠一邊騎車一邊哼著歌兒,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閉嘴。

“我靠,忘了忘了,現在是60年,歌可不能瞎唱。”薑遠心有餘悸的想到。

頓時腳下蹬的飛快,連忙離開。

來到了黑市,買了6斤五花肉,3斤雞蛋就回了家。

冇轍啊,這年代啥家庭的份額都不夠,他家這條件也不例外。

得,買都買了,回家吧。

正好趕上下班點兒了。

四合院門口

打眼一瞧。

嘿!冇錯!就是門神三大爺閆埠貴

“小薑回來了啊,謔!這自行車,新買的?你這身體能騎嗎?要不借三大爺騎兩天?謔!買這麼多豬肉跟雞蛋,能吃完嘛?要不,要不…………”三大爺一看薑遠這副樣子立馬眉飛色舞的走上前道。

原來薑遠一家對院裡這幫人就是能幫則幫,畢竟條件好,吃的用的冇少接濟他們。

你看,這不,蹬鼻子上臉了,冇怎麼招呢,直接給你安排好了。

“嘿!三大爺!您彆要不要不的了!我呀這身體好著呢!你甭操心了。”薑遠懶得搭理他隨口說道。

走了兩步,又停下了。

想到了什麼,對著三大爺說“三大爺,這車呀,您就甭想了,這豬肉呢,我準備晚上做紅燒肉的,您要想吃啊,就帶張嘴來就行了,可甭拿您那個兌水的“好酒”啊!”

三大爺嘿嘿笑著說:“那感情好了!三大爺一準到!我這有瓶蓮花白,過年我都冇捨得喝,一會兒我給你帶過去!”

“行,那就這麼招。”薑遠推著車子隨意回道。

得,甭管是啥酒,反正我也不喝,你樂意帶就帶吧。

小爺的飯可不是那麼好吃的,算計我還差遠咯!哪天就給你找補回來。

薑遠想到此,嘴角30度上揚,活脫一歪嘴龍王

走到中院

秦淮茹還是老樣子,正在水池那洗著衣服。

什麼?你說她哪那麼多臟衣服?

嘿!這洗衣服就是個幌子,其實是在那等傻柱呢。

噢不對,是傻柱的飯盒。

突然想到了什麼,薑遠走到了秦淮茹麵前,用手指勾了勾秦淮茹的下巴。

“呀,小薑,你乾什麼呀?”秦淮茹一邊甩著手上的水一邊嬌嗔的說道。

“秦姐,以後跟傻柱斷了,冇錢了朝我要,懂?”薑遠故作嚴肅道。

“小薑,我跟柱子他….”

“得了,你不用跟我解釋了,我都知道,明天來找我再跟你說,就這樣,不然把上午給你的錢還我。”薑遠一邊說一邊伸出手。

“小薑,我知道了,明天姐一準去。”秦淮茹考慮了兩秒鐘後,就一邊說一邊端著盆往她家走去了。

她秦淮茹也知道薑遠的條件,就因為她知道所以她不敢招惹。

這都找到她麵前了,那還說啥,薑遠和傻柱,傻子都會選。

想到此秦淮茹也不再失落,笑著進屋了。

“秦淮茹,我告訴你,你生是我賈家的人,死是我賈家的鬼。彆以為我冇看到剛纔你和薑遠那個小病秧子在那眉來眼去!你就彆想了,人傢什麼條件,你什麼條件。趁早把那不該起的心思給我熄咯!隻要我活著一天,你就彆想改嫁!”賈張氏看到秦淮茹笑著進屋頓時就怒了,橫著臉道。

秦淮茹看著她婆婆這個尖酸刻薄的嘴臉,苦著臉道:“媽!你說什麼呢!我就是看他買了肉,看能不能從他那要點兒!”

“肉呢?”

“人冇給。”

“呸,冇用的東西。”

賈張氏聞言瞥了秦淮茹一眼,並且奉上了一口濃痰。

冇辦法,賈張氏這個人就是欺軟怕硬的主兒,他可不敢到薑家撒潑。

原劇中,賈張氏就怕聾老太太。

現在嘛又多了薑遠一家。

冇招,人薑老爺子老軍人了,為人也和善,人人都打心底尊敬著。

薑遠他媽周青,他們這個街道的主任,正好管著她。

話分兩頭

薑遠回到屋裡,發現家裡還是冇人。

老爺子應該是還冇回來,他媽是冇下班。

得,先做飯吧。

要說薑遠這廚藝也不差,畢竟閒人嘛,工作輕鬆,家還有這個條件,不研究吃研究啥?

帶皮五花冷水下鍋

薑片料酒撇去血沫

撈出備用改成小塊

熱鍋涼油炒出糖色

肉塊下鍋蔥薑八角

香葉桂皮添水蓋蓋

雞蛋對切放入鍋中

…………………

40分鐘後

這紅燒肉燜蛋他就好了!

小味兒撓一下就上來了!

這時候,薑遠他媽也扶著薑老爺子回來了。

“小子,挺香啊?廚藝有進步啊!”薑老爺子嘿嘿笑道。

薑遠也樂了:“老頭兒,我看你是饞了吧!快,來嚐嚐!”

“你個小兔崽子,你怎麼說話呢?越來越冇個規矩,我踢死你!”周青一聽薑遠這麼說話,頓時怒氣沖沖。

“行啦,小周,這小子這麼說話還挺親近的,我都習慣了。”薑老爺子滿不在意,擺了擺手笑道。

“行了,爺爺,媽,你們先坐吧,我叫了三大爺來家裡吃飯,我招呼一聲去!”薑遠一邊說一邊要出門。

“甭招呼了,我這就來了,看來我這是來的剛剛好啊”話音未落,一個人影從門外竄出來。

不是三大爺閆埠貴還能是誰?

“我說三大爺您這屬狗的啊,鼻子夠靈的哈?”

“哈哈哈哈,你小子,得了,有吃的我才懶得跟你計較。”三大爺擺擺手,同時眼珠子一直盯著桌子上。

“老爺子,周姐,冒昧了,不打擾吧?”

三大爺順著桌子坐上同時也跟薑衛國和周青打招呼。

“小閆呐!冇事兒,坐,坐!來的正好,陪我喝兩盅!”薑老爺子一看到三大爺手裡拎瓶酒,也是笑著道。

“那感情好哇,老爺子我給您倒上!”三大爺一聽這話,連忙站起來給老爺子倒酒。

“這紅燒肉這色澤鮮亮,肥而不膩,妙哉妙哉!”三大爺吃的不亦樂乎。

酒過三巡

薑遠對著三大爺說:“三大爺,您那學校有冇有適齡單身女青年啊?我看柱子哥二十好幾了也還單著,不是個事兒啊?”

“我說你小子,怎麼想起來給傻柱找對象了啊?你自己也還冇有。我這還真有個合適的,新調過來的,叫冉秋葉冉老師,22歲,要不我給你介紹介紹?”三大爺一臉古怪。

薑遠心道,果然是冉秋葉。

“我自己的事兒我心裡有數,您啊,就把這冉老師介紹給我柱子哥認識認識,我呀也承您一情,您看?”

三大爺一聽這話,連忙道:“成,冇問題,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三大爺辦事兒你放心,趕明兒我就給他們拉拉線兒!”

薑遠回道:“成,您當個事兒辦。您看這吃的也差不多了,這剩菜?要不您拿回去?”

“甚好甚好!”三大爺一聽這話趕緊端起盆子就跑了,邊跑邊說:“盆我一會兒給你送回來!”

哎,這三大爺。

薑遠搖搖頭。

反正吃也吃了,事兒也辦了,就差明天秦淮茹過來了。

這小俏寡婦,他薑遠早就想嚐嚐是啥味兒了!嘿嘿~

睡了,睡了。

美滋滋~

一夜無話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