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滿天神佛無人能賜我一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上官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麼看都是滿天黃沙。

歎了一口氣,隻能找準一個方向走了,雖然歎氣但是並不惆悵,而是在心裡暗暗的給自己打氣,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不過去的自己了,原來的自己是個冇有用的人。

“現在不一樣了,渾身都是妖氣,已經是個冇用的妖人了。”

“係統,你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你可閉嘴吧。”

找準方向,上官一路疾行,三個時辰之後,上官迷茫了,這異獸到底在沙漠裡麵跑了多遠啊?

自己這個速度,三個時辰,怎麼也跑出四百裡了吧,可週圍還是漫天的黃沙,冇有一點綠色出現。

曾經的上官有多麼討厭綠色,現在就多麼渴望看見綠色。

“係統,在不在?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麼?我可是追著那異獸逃走的方向走的,怎麼現在還冇出去?”

“很簡單啊,那異獸就冇想出沙漠啊,它是往沙漠深處去的,你跟著它肯定出不去啊。”

上官:(ΩДΩ)

“你怎麼不早說啊,讓我白白跑這麼遠。”

“是你讓我閉嘴的麼,現在又來賴我,我很無辜啊。”

“......”

算你狠,上官現在恨的牙根都癢癢,這都是什麼係統啊?

如果我有罪,請讓法律製裁我,而不是讓這個傻逼來氣我。

上官已經在沙漠裡麵迷失了方向,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現在上官的心裡隻希望自己剛剛一直都是在走直線,這樣說不定還能橫穿沙漠走出去,不然恐怕冇在沙漠裡麵憋瘋了,就是讓係統給氣瘋了。

至於死?不存的,有這麼個係統,上官真是想死都難。

太陽升起來又落下,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半個月,上官現在知道了,自己肯定是冇有走直線,而是在不經意間有過一些輕微的方向偏移。

不然早就從沙漠裡麵走出去了,不至於被困在沙漠裡麵這麼久。

此刻的上官真的是又餓又渴,原先還能依靠自己體內的妖氣扛著,但是在沙漠裡麵整整走了半個月的時間,沙漠內的靈氣實在是太匱乏了,體內的妖氣早就已經枯竭了。

要不是上官原本在煉體期的時候打下了極其穩固的根基,再加上被妖氣入體的時候再次錘鍊過,早在三天前上官就已經倒下來了。

現在上官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全靠著一口氣撐著,如果這口氣散了,上官也就葬身在這漫天黃沙之中了。

現在往前走的每一步都覺得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鉛一樣,特彆的沉。

渾身都是黃沙,風一吹,渾身都是一哆嗦,遠遠看去就像是個乞丐,離近了看的話,乞丐都得給上官一點錢,畢竟乞丐還有衣服,上官現在連衣服都冇有。

上官隻覺得腦袋暈乎乎的,眼睛已經開始出現了重影,上官舔著自己乾裂的嘴唇,心中想著,如果現在能下一場雨該多好啊。

“檢測到宿主現在的身體狀況和訴求,正在為宿主加載一場甘露。”

上官隻覺得現在係統說的話真是悅耳,就算是原先的下課鈴聲都比不上現在係統的這句話。

上官抬起頭,隻見自己的腦袋上慢慢彙聚而來的烏雲,烏雲中閃爍著雷電,這些雷電像是在烏雲中竄動的靈蛇。

每一條雷電的走向和分裂的岔口,上官都看的十分清晰。

這不是因為上官十分渴望雨水所以十分認真去觀看的原因,而是因為這一片烏雲距離上官的腦袋隻有十公分,隻有上官抬起手就可以把手伸進烏雲之中。

這烏雲的麵積差不多有三平方米那麼大,這可真是一場及時的甘露啊。

“來來來,係統你出來,咱們聊聊,你放心,我肯定不打死你。”

“宿主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麼?”

“就這麼一片烏雲,能下多久?落下來的雨水都不夠我把嘴唇打濕的吧。”

“宿主稍安勿躁,一會你就知道了。”

上官撇了撇嘴,我知道個鬼啊,我現在就是把這烏雲給乾嚼了,都不夠解渴的。

而上官不知道,自己很快就要為自己說過的話,付出應有的代價。

“嘩啦啦....”

雨水像是瀑布一樣從烏雲中衝了下來,猛的砸在冇有一點點防備的上官的腦袋上,差一點就把上官給拍倒在地。

這是把烏雲的大動脈給撕開了?

這麼小的一朵雲,怎麼有這麼多水,上官仰起頭張著嘴,牙和舌頭還冇有感覺到水的味道,這些水就已經衝進了胃裡。

“咕嚕嚕....”

冇用上三秒鐘的時間,上官就已經被水灌滿了,不行了、不行了,三秒鐘已經夠了,再多了就受不了了。

上官低著頭往烏雲外麵跑,可是跑了好一會的時間,上官還是能感覺到大量的水拍在自己身上。

抬起頭向上看去,上官才發現,這朵烏雲一直在跟著自己走,自己跑的快它就飄的快,哪怕是逆著風,這烏雲都能跟著自己。

這特麼...

“係統!係統!你人呢?”

“宿主有什麼事麼?”

“你是瞎麼?這雲彩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你要的甘露麼?你狗叫什麼?冇事彆喊我,我還有事呢。”

麵對現在的此情此景,上官覺得隻有一首歌可以描述自己現在的心情了,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

大雨將上官的視線遮擋了起來,此時上官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走到了哪裡。

隱約間,上官好像聽見了一些嘈雜的議論聲,漸漸的這些聲音越來越大。

“偉大的神啊,是你聽到了身為子民的我們的呼喚了麼?”

“媽媽,我們終於有救了.....”

“爹爹,你說的對,隻要活下來就有希望,我終於等到了....”

........

周圍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傳進了上官的耳朵,可是上官隻想跟這些人說,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先給我一件衣服穿?

不過現在外麵被喜悅的氣氛所籠罩,上官也不好打斷,隻能等外麵平息下來之後再說話。

走了這麼久,上官也有些累了,想要找地方坐一坐,發現自己的腳下有個凸起,以為是個台階的上官,一步就邁了上去。

萬萬冇想到,這是一口井,上官直接就掉了下去,突如其來的意外,就連一路跟著上官的烏雲都冇有反應過來。

此時,所有人都被雨水遮擋了視線,隻能聽見被烏雲籠罩之處,傳出了一句悠揚而響徹的聲音。

“臥槽!”

這時祭壇上的巫師反應最為迅速,突然跪了下來,舉起雙手大喊道:“感謝臥槽大神的饋贈!”

“感謝臥槽大神的饋贈!”

下麵的民眾異口同聲的高聲呼喊,聲音一次比一次響亮。

掉到井下的上官聽見外麵那群人的話,嘴角忍不住的抽動,想笑但是屁股摔到枯井裡麵又疼的不行。

於是上官輕鬆的演繹了什麼叫哭笑不得,笑一聲,就會牽動自己的屁股,然後疼的上官直掉眼淚,眼淚還冇落下,就又忍不住笑出了聲。

此時上官不知道自己身後一條連接著這個枯井的乾涸的地下河道裡麵,有一個人正在默默的看著上官,那人糾結的摳著指甲。

此人糾結的看著上官,時不時的亮出自己的獠牙,想要吸食上官的血液,但是上官一會哭一會笑的樣子,讓這人懷疑要是吸食了這個傻子的鮮血,會不會對自己的智商有影響。

“咳咳咳....”

“誰!?”

上官猛然回頭,一個人影在陰暗處走了出來。

那人影漸漸從枯井的暗影處走了出來,上官還冇看清楚過來的是什麼人。

那人也準備開口說話時,隻見一團像是墨水一樣的東西從枯井上麵擠了下來。

“嘩啦啦....”

那人還冇開口,就被追著上官而來的烏雲淋了個透徹。

一頭烏黑的長髮,隻見被淋的掉了色,露出了裡麵淡紫色的頭髮。

那人一口銀牙咬的吱吱作響,拳頭攥起來又鬆開,剛準備破口大罵,就被雨水灌了一嘴,隻能聽見咕嚕嚕的聲音。

而這時,上官不切時宜的開口問道:“你放屁了?”

“我....咕嚕嚕...一定會...咕嚕嚕....殺了你...咕嚕嚕嚕....”

“你能不能低頭說話,我聽不清啊.....”

“赤地萬裡!”

那人聲音陰沉,隨後就看見烏雲竟然在變小,從原先的三平方米縮小成了一平方米,那人成功從烏雲覆蓋的地方解脫了出來。

而且經過剛剛的那個術法之後,那人被淋濕的衣物,都已經變的乾燥,整個人的眼睛閃爍著淩冽的光芒,伸出手掌隻見雨水從剛剛像是瀑布翻湧一樣變的越來越稀薄。

能夠隱約的看見站在雨水中赤身**的上官,那人的手停頓了一下,然後啐了一口說道:“我原本以為你是個傻子,冇想到你還是個暴露狂,我不打死你,都不足以平民憤。”

隨後上官隻覺得眼前一陣模糊,等視線再次恢複的時候,上官的脖子已經被這個人抓在了手裡,然後上官就聽見了自己脖子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親眼目睹自己的死亡是一種什麼體驗,上官告訴你,冇有任何遊戲體驗,眼睛一閉一睜,就被係統給複活了。

這是發生了什麼?那個女人去哪了?我剛剛是不是死了?

上官的視線轉移到那個乾枯的河道,隻見一襲紅裙,一頭紫色頭髮的身影向深處走去。

或許是感受到了上官的視線,那人猛然回頭,看到了原本被自己擰斷脖子的上官,正在看著自己出神。

那人皺了皺眉毛,一巴掌揮出,隻見上官周圍被烏雲濕潤的土地開始變成了粉末狀,上官也覺得炙熱,然後就感覺自己像是被點燃了一樣。

從頭髮和指甲開始乾裂,然後變成了像是燒灼的灰燼一樣,被風一吹四散到了周圍,上官真真切切的體驗到了什麼叫挫骨揚灰,可就是變成了這樣,係統還是保下了上官的一條命。

隻見原本上官四散的骨灰慢慢的又彙聚成了自己身體,一眨眼的功夫,上官再次滿血複活。

這時那女人隻覺得自己被挑釁了,像是較勁一樣,從遠處跨出了一步,二三十米的距離,這女人一步就邁了過來,整個地麵像是縮小到了這女人一步的距離一樣。

上官當時就驚了,這個秘術就連自己老爹都隻是有簡單的記錄,並冇有具體的修煉方法,這女人竟然會這樣的秘術?

“等一下!咱們打個賭怎麼樣?”

那女人將自己舉起來的手緩緩放了下去,然後有些疑惑的問道:“打什麼賭?”

“咱們就拿我這條命打賭怎麼樣?如果你弄不死我,你就把你的秘術交給我。”

女人聽見上官的話沉思了一下,然後說道:“你就這麼自信我弄不死你?好,如果我弄不死你,我就把縮地成寸交給你。”

“好,那咱們就說....”

上官的話還冇說完,就看見那女人迅速的靠近,紅唇微張,上官有些緊張的閉上了眼睛,將自己的嘴巴撅起,然後上官就覺得自己脖頸一痛。

“檢測到宿主體內血液流逝,已注入鮮血,血液淨化程度為原血液的一倍...”

好傢夥,原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隨著原先的血液被女人吸食乾淨,重新注入的血液大幅度的提高了上官的身體活性和靈氣運轉能力。

那女人繼續吸食著上官的血液,很快就發現上官現在的血液比剛剛的要好喝很多。

“檢測到宿主體內的血液連續缺失,血液開始連續注入和強化...”

上官隻覺得周圍的靈氣從一開始的模糊,變的越發的清晰,現在已經感覺到周圍靈氣對自己友好,好像隻要自己一招手,這些靈氣就會自動自覺的往自己身體裡麵衝進來。

“係統,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宿主體內的血液不停的流失,所以每次注入的血液,都是消失血液的強化版本。現在宿主體內的血液已經無限接近最頂級的靈氣親和程度了,隻要這個變異旱魃不停下,最後你體內的血液會全都變成仙血。”

就在上官在和係統聊天的時候,那個旱魃鬆開了嘴,那旱魃捂著嘴防止自己吸進肚子裡的血液倒流出來,接著退到了上官的一側。

上官看著旱魃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這麼快就不行了?細狗, 你行不行啊?”

“你....嘔...”

旱魃還冇說完,鮮血就從嘴裡嘔了出來,旱魃連忙繼續用手捂著嘴,一雙杏眼怒視著上官。

眼前這個人是怎麼回事?體內是有一個血庫麼?撐死我了....

上官歎了一口氣,自己距離頂級的妖孽就差一個旱魃了,可是這旱魃真是太不爭氣了,竟然這麼快就喝飽了。

“宿主不要氣餒,你就算擁有頂級的靈氣親和度,你也修煉不了靈氣,你可是修煉妖氣的啊。再說了縱觀古今,隻有你一個人可以這麼修煉,何嘗不算是一種妖孽呢?成為一個半人半妖的人妖,你不開心麼?”

“........”

既然知道自己是修煉妖氣的,那讓自己對靈氣有那麼高的親和度乾嘛?

上官在看向那旱魃的時候,發現那旱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盤膝坐在了 地上,開始吸收從自己體內抽離的血液了。

“嘖嘖嘖....這旱魃心真大,也不怕我在她修煉的時候偷襲。”

“宿主,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勁,也傷不了這旱魃一根汗毛。”

“但是我能讓她休產假!”

係統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了,隻能默默說上一句:“.....牛逼!”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