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離婚後,程先生寵瘋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宋念整整追隨了顧謹言十年,終於熬走了他身邊的一眾美女,就在不久前顧謹言終於鬆口答應和宋念在一起,在一起的第一週就去領了結婚證。

顧謹言穿著筆挺的西裝,沉靜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看不出情緒,宋念拿著捧花,笑盈盈的看著她,能和心愛的人走入婚姻的殿堂,那簡直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了。

就在宋念看著顧謹言那隻骨節分明捏著小巧的戒指戴到宋念纖細的手指上的時候,司儀為了活躍氣氛來了一句,“請各位來賓用掌聲為我們的新娘送上最真摯的祝福。”

“我不祝福!”

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嘉賓席上響起,在嘉賓席的最角落,站起了一個女孩。

宋念看著那女孩,不由得心頭一緊,那是顧謹言的白月光,叫蘇橙。

是宋念那慈悲為懷的老父親資助的貧苦優秀大學生,冇曾想居然把她資助到顧謹言的懷裡去了,兩個人遇見的方式也是十分的狗血,就是蘇橙的自行車撞上了顧謹言的瑪莎拉蒂。

蘇橙成功的成為了顧謹言的助理,天知道宋念第一次聽說這個訊息的時候笑的多大聲,霸總遇上小白花的劇情,這樣老套又狗血的劇情,居然變成了兩個人愛情產生的溫床。

“顧謹言,我們曾經的承諾都不算數了嗎,你真的要娶一個你不愛的人嗎?”蘇橙站在下麵,小小一隻,單純又倔強。

顧謹言冇有說話,但是那雙要給她戴上戒指的手正在緩緩下落。

宋念第一反應就是去抓顧謹言手裡還未給她戴上的戒指,纖纖玉指伸了出去,又在了半空中抓了個空。

狗日的,冇搶到。

宋念在心裡默唸了一句臟話,轉而又瞪著蘇橙。

“顧謹言,我知道我來的不是時候,雖然你們兩個已經領證了,但是我們依舊是相愛的, 這個婚禮在你的心裡真的作數嗎?”

蘇橙穿著白色的桔梗裙,站在台下倔強的拿著話筒:“和你分手是我不懂事,惹你生氣也一點都不好玩,求你,回來吧,我很愛你,我之所以活到現在的全部意義,全都是為了和你在一起,為了你我願意放棄一切。”

為了愛情當眾搶婚真他媽的浪漫,如果搶的不是她的婚就更浪漫了。

“阿念姐姐,對不起,我是真心喜歡阿言的,宋叔叔對我的幫助我一直都記得,但是我真的無法忘記阿言,和一個不愛你的人結婚,又有什麼意思呢,阿念姐姐,求你把他讓給我吧。”

“這是宋阿姨給我的支票,我現在把她還給你,你也把我的阿言還給我好不好。”

宋念張了張嘴,她想反駁,她想說顧謹言是愛她的,不然怎麼會和她求婚呢,不會有人不知道婚禮對一個女孩來說意味著什麼。

宋念張了張嘴,但在看到顧謹言眼神裡的動搖的時候,她隻能死死的拉著顧謹言的衣袖。

顧謹言喜歡蘇橙,宋念是知道的,她甚至比誰都清楚,隻要她一鬆手顧謹言一定會就這樣離開婚禮現場,但這是她從還是十幾歲小姑孃的時候就期盼的婚禮,她冇有辦法就這樣放手。

宋念冇有動作,蘇橙卻兩步就衝上了台,一把拽住顧謹言的手。

“阿言,你現在隻需要多一點勇氣和我走,就冇有任何人能夠阻擋我們了。”

“顧謹言……”宋念輕聲的叫著他的名字,在做著最後的挽留。

宋念還是心存僥倖的拉著顧謹言的衣袖顧謹言不是那種衝動的人。或許,他會願意為了兩家的麵子留下來呢。

顧謹言沉沉的開口。“好。”

顧謹言的聲音低沉,這一個好字重重的砸在宋唸的心上,砸碎了宋念要嫁給心愛之人的美夢。

完了,這下真的要跑了。

一個好字包含了太多的堅定,宋念此刻不知道是不是該慶幸自己剛纔冇有開口,留住了她一絲殘留的體麵。

台下的觀眾大多是雙方的親戚,就連顧謹言的父母都跟著站了起來,顧謹言的母親氣的臉色鐵青,整個會場裡麵隻有顧謹言和蘇橙兩個人是浪漫的。

宋念她老爹的臉色就跟吃了屎一樣,不夠生氣,但是的確很噁心。

宋唸的祖父氣的渾身都在發抖整個人以一種極其僵硬的姿勢向後倒去,宋念也顧不上台上的顧謹言,立刻朝台下的祖父跑去。

身後亂作一團,宋念卻再顧不上身邊人的閒話。

在邁下樓梯的時候,因為裙撐不方便的原因,宋念摔了一跤,膝蓋上尖銳的痛感讓她的眼眶有些發酸。

“祖父!叫救護車啊!”宋念笨拙的爬起來跑到祖父身邊,抓著身邊哥哥的手慌亂的想要找到一個支撐。

宴會廳裡的的聲音嘈雜著,宋氏集團的千金小姐在婚禮上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野丫頭搶了男人,看都冇看她一眼。

宋家的老爺子被氣到病倒,身邊母親的哭喊聲吵得宋念頭疼。

宋念儘力保持著鎮靜,在等待救護車的時候將祖父的頭偏向一側,解開祖父的衣服的釦子,“讓開一點保持通風。”

緊接著宋念掰開祖父的嘴,用手帕將祖父的舌頭拉了出來,順便找了一條冷毛巾敷在他的頭上。

女孩快速的采取著急救措施,動作乾練熟悉,隻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指正在微不可查的顫抖著。

做完這些整個人直接就癱軟在地上,腦袋空洞的等待著救護車的到來。

救護車的速度很快,宋念穿著笨重的婚紗不方便上車,隻能坐著宋詢的車跟子啊救護車後麵。

宋念跟著家裡人將祖父送到進急診室的時候身上還穿著價值幾百萬的婚紗。

顧謹言的父親低聲下氣的跟宋念她爹道歉,顧謹言的母親也哭哭啼啼的拉著宋念媽媽的手,宋唸的哥哥宋詢出去應付著媒體和股東們的詢問電話。

冇有人看宋念,宋念捏了捏手指,在心底暗暗祈禱著,祖父千萬不要有事。

程之懷戴著口罩和手術帽,整個人捂得嚴嚴實實的,程之懷一眼就看見了宋念,他眼底快速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情緒:“病人家屬,先去把住院手續辦了。”

“好。”宋念,像是被強製開機的機器人,木木的站起來反應了一下醫生嘴裡的意思,隨即點了點頭提著裙子就走。

轉身的時候太匆忙,宋念腳下的細高跟一歪,整個人麵朝下摔去。

宋念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後有人拉了她一下,但是並冇有將宋念拉回去,反倒是身上的婚紗呲啦一聲發出撕裂的聲音。

人在麵對突發的危機的時候整個人的大腦都是空的,宋念來不及反應,額頭直接撞上了突然出現的肩膀。

耳邊傳來一聲悶哼,而自己則因為裙撐太大的原因站不起來。

宋念想,大概是自己的頭太硬,給人撞疼了。

“小姐,您先起來,我身上的手術服要換掉。”身邊的男人的聲音有些悶悶的,大概是戴著口罩的原因。

宋念又何嘗不想自己爬起來,但是爸媽都跟著祖父去了病房了,自己現在根本就爬不起來。

有幾個不明所以的群眾從宋念穿著婚紗進醫院就開始拍,一路拍到宋念在手術室摔倒。

宋念,抬頭見還有人舉著手機,一把把臉埋在那男人的肩膀上:“不行啊大哥,有人在拍。”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