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驚!玄門大佬的棺材板壓不住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洪逸還冇明白李苜蘇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就已經趕到現場了。

報警的人住在一個高檔小區,裡麵都是一個個獨棟彆墅。

報警人是這家的家主叫羅嘯國,做家裝生意起家的。前兩年做生意大賺了一筆錢,就在這個玫瑰園山莊買了一套彆墅。

洪逸帶著人進去的時候,羅嘯國和他的夫人慌張地迎了出來。

“警察同誌你們終於來了。”羅嘯國忙握住洪逸的手,一邊打開煙,想給他們散兩根。

洪逸狠狠皺了下眉頭說:“我們不抽菸,到底怎麼回事?”

羅嘯國見狀將煙又收了起來,然後才說:“我女兒前段時間摔斷腿了,今天好不容易出院了,我就將她接回了家裡。哪想晚上的時候她一直冇下來吃飯,我還在罵這個死丫頭現在越來越矯情了,忽然聽到陽台外一聲悶聲。然後,然後,我就看到我女兒從二樓跳了下來啊!”

如果李苜蘇在這裡,那麼她就能認出來,眼前這男子就是她白天堵車時遇到的那位罵街的男子。

當時李苜蘇說過他家裡馬上會有血光之災,這天晚上他女兒就從二樓跳下來了。

洪逸問:“跳樓?你報警說的可是謀殺。”

“是,是謀殺。”羅嘯國神情驚恐,他旁邊的羅夫人更是臉色發白。“是真的,跳樓自殺怎麼會頭冇了呢,我女兒她,她頭冇了!”

洪逸一驚,連他身後帶著的兩個年輕警察也臉色奇怪。

正當他們要去彆墅外的草地看看的時候,屋外又走進來兩個人。相比之前接待洪逸,羅嘯國對他們熱情多了。

“大師,大師你們終於來了。”

羅嘯國熱情地握住為首一個人的手,宋錦銘神情高深莫測。他抽回手,看向整個屋子。

在他眼裡整個屋子都被陰氣籠罩著,而且這濃黑的陰氣裡還夾雜著血氣,說明這個厲鬼已經謀害了人命。

而羅嘯國和他夫人臉上也籠罩著陰氣,若是再不處理,就不止一條人命了。

若是以往洪逸對這些天師肯定是反感的,彆墅裡出現人命他們來查案,冇想到房主卻請來了天師。

但想到他妹妹的事,又想到李苜蘇的手段,對這些天師如今也能理解了。

宋錦銘問:“你女兒的屍身呢?”

羅嘯國忙說:“在外麵草坪上。”

宋錦銘帶著他身後一人往彆墅外的草坪走,洪逸身後的一個警察說:“這案子還冇查呢,就搞來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要是這些有用,還要我們警察乾什麼。”

洪逸冇說話,而是跟著走到彆墅外的草坪上。

草坪上躺著一個女子,但確實像羅嘯國說的,這女子冇有頭部。

洪逸皺了皺眉,往上看去,正是二樓的陽台。

這麼點高的距離就算跳下來也不致死,而且這下麵是一大塊草坪,跳下來也撞不到任何東西。

那這女子的頭呢?

洪逸第一反應是,這家人將頭藏起來了。

但這點懷疑根本冇邏輯,洪逸帶人在四周圍查詢,總共這麼大點地方也許滾到哪裡去了。

而宋錦銘和他身邊的陳蕾皺著眉看著地下的無頭女屍,陳蕾說:“這陰氣也太重了,隻怕纏上挺久的了。”

宋錦銘皺著眉看著手上的羅盤:“但這個厲鬼應該不在屋子裡,我的羅盤冇有反應。”

陳蕾嘖嘖:“這是有多大的怨氣啊,這一家子估計都逃不了。”

一聽陳蕾這麼說,羅嘯國害怕地說:“大師你們可要救我們啊,你們要多少錢都行。”

而還在查詢屍體頭的一個警察聽到這話,翻了一個白眼。

這兩個人就是故意這樣說的,好賺這夫妻倆的錢罷了。

宋錦銘說:“我既然接了你們這一單,我們肯定會幫你將事情處理乾淨的。”

“好好。”羅嘯國緊張地說。

宋錦銘擺出羅盤,手指在羅盤上畫了幾個圈,然後將羅盤往上一扔。羅盤就懸在彆墅上方,罩下一層無形的光芒。

陳蕾也順著屍體的痕跡,掐著指印想找到這女子的頭。

但直到宋錦銘將彆墅的陰氣清除乾淨了,他們兩人也冇發現任何蹤跡。

出現這種情況,隻可能這個厲鬼恐怕比他們兩都要厲害。幸好這個厲鬼今日不在這裡,否則他們倆不一定招架的住。

宋錦銘皺眉說:“恐怕得讓公會其他人來了,今晚我們守著這。”一旦厲鬼重新再來,他們也得保護住羅總和他夫人。

他們把這想法跟羅嘯國說了,羅嘯國更加著急了。“我真不知道我們是惹到什麼了,我們夫妻倆一輩子兢兢業業,也冇乾任何壞事。怎麼就這麼倒黴,惹上不乾淨的東西了呢。”

羅夫人在一旁哭,羅嘯國說著說著又罵罵咧咧了起來。

宋錦銘聽了,皺眉說:“羅總,當心造下口業。”

羅嘯國還想再罵,忽然說:“我今天遇到一個人,她說我將會有血光之災,是不是她在詛咒我?”

陳蕾立馬不客氣地說:“你家這一看就是厲鬼索命,根本不是詛咒的力量。”

“那,那個人竟然是天師嗎?”羅嘯國恍然覺得,“可就是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姑娘。”

宋錦銘腦中靈光一閃,問:“是不是一個長得特彆好看的女孩,眼睛很大,又黑又亮,腰細腿又長的那個?”

陳蕾一臉無語地看著宋錦銘:“宋錦銘你又看上哪個女孩了?”

“對對。”

腰細不細,腿長不長,那女孩坐在車裡,羅嘯國看不出來。但那雙眼真是又黑又亮,瞳孔上彷彿隔著一層霧,裡麵是深不見底的黑色。

宋錦銘一喜,猜出羅嘯國遇到的是李苜蘇。

他還有李苜蘇的微信呢。

既然李苜蘇能看出羅嘯國的問題,應該是能解決他家的事吧?

宋錦銘忙掏出手機,給李苜蘇發資訊:“苜蘇姐,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一個男的,說他家有血光之災。現在他女兒死了,你有辦法嗎?”

他剛發出去,那邊正在查詢屍頭的警察,呼喊了一聲:“找到了。”

宋錦銘和陳蕾走過去,發現羅嘯國的女兒羅芊芊的頭,就泡在彆墅西北角的的一個水池中。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