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妖薑婉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小喜鵲心疼地看著她說道:“婉兒姐姐,你的臉色有些不好,你要不先休息一下吧,這瘟疫一時半會兒很難消除的。”

薑婉兒笑了笑說道:“沒關係的,鎮子裡的瘟疫耽誤不得,不然會蔓延得更厲害,到那時就更難控製了,我一會兒調息一下就可以了。”她說完用袖子一揮,就不見了。

小喜鵲無奈地低下了頭,抬頭時發現薑婉兒不見了,立刻著急地說道:“婉兒姐姐,等等我!”它說著就趕忙扇動著翅膀,也跟著飛走了。

到了第二天,果然不出薑婉兒所料,藥鍋前擠滿了前來領藥的村民,遠遠望去一大片黑壓壓的人頭,他們都用著迫切的眼神看著薑婉兒。

小喜鵲看著前來領藥的那麼多村民,暗自發笑地心裡想著:嘻嘻,他們真像是一朵朵人臉向日葵啊,而婉兒姐姐就是那太陽,因為婉兒姐姐走到哪裡,他們的臉就跟著扭到哪裡,生怕跟丟了,就冇有人給他們治療瘟疫的藥了。

過了一會兒,小喜鵲又憂慮地對薑婉兒說道:“婉兒姐姐,今天這怎麼這麼多村民,如果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吃不消的。”

薑婉兒用意念傳音給小喜鵲道:“我已經想好瞭解決的辦法,先把今天的藥發給他們。”

這時有個村民驚喜地指著喜鵲對其他的村民說道:“咦,這隻喜鵲剛纔叫了呢,你們聽到了嗎?這可是好兆頭啊!”

小喜鵲聽了,心裡不屑地想著:“我可是喜鵲,當然會叫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村民中有一位臉上長滿麻子的中年人,他大聲地對薑婉兒說道:“婉兒姑娘,我昨天聽我三嬸家外甥媳婦兒的舅娘說,您送給她們的藥特彆靈,她們一喝身上染的瘟疫全都消失了!所以我們今天就都來您這裡了!”

旁邊的村民也紛紛附和道:“是啊,婉兒姑娘,您快給我們一些藥吧!”他們說著就要往前擠,後麵的人一看生怕自己落了後,便也跟著擠,前麵的人又怕後麵的人擠到自己前麵去,又推後麵擠上來的人,你推我攘,以此反覆。

小喜鵲站的高,把前來領藥的村民儘收眼底,它見村民們推來攘去,就像是湖中的波浪一樣,一蕩一蕩的,心裡不由得開心笑了起來。

薑婉兒見村民們互不相讓,便大聲地對村民們說道:“大家不要著急,一個一個的來,發藥前,我先給大家提個要求,希望大家一定要遵守,領過藥的排隊站在我的左手邊,冇領過藥的排隊站在我的右手邊,大家記清楚了嗎?”

村民們齊聲說道:“婉兒姑娘,我們記清楚了!”

村民們便很有秩序地領藥,然後按薑婉兒說的那樣,領過藥的村民滿心歡喜地自動站在左邊,於是乎,站在右邊的村民們紛紛向站在左邊的村民們投來羨慕的眼光。

鐵鍋裡的藥發到最後,冇有了,但右邊還有很多冇有領到藥的村民,薑婉兒便朝著還冇領到藥的村民說道:“大家稍安勿躁,今日藥已派完,大家先回去吧!”

站在右邊的村民大聲地問道:“婉兒姑娘,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領藥?”

薑婉兒思索了一下說道:“明日我會把治療瘟疫的藥倒入鎮子裡的井水裡,大家隻需飲用井水即可!”

人群中立馬傳出一片歡呼聲,高呼著:“婉兒姑娘萬福,婉兒姑娘長命百歲!”

薑婉兒一臉欣慰地看著興奮地村民,她心裡高興地想著:“原來做有功德的事,是這麼令人舒暢呀!”

待村民們都離開後,小喜鵲問薑婉兒道:“婉兒姐姐,你太善良了,那些村民真值得你這麼付出嗎?”

薑婉兒笑了笑說道:“高遠,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但是拯救這些染上了瘟疫的村民,冇有值不值得,隻有願不願意!”

小喜鵲聽後,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嘴裡一直唸叨著:“冇有值不值得,隻有願不願意?”薑婉兒見它呆萌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對它說道:“好了,高遠,你不要再想了,以後你就會慢慢明白了,現在你要不要隨我一起去找鎮子裡的井眼?”

小喜鵲開心地說道:“當然願意!”它隻要能和薑婉兒在一起,乾什麼它都願意。

於是,當天夜裡,薑婉兒和高遠在鎮子上空飛行著,趁著朦朧的月色,尋找鎮子裡所有的井眼,每找到一處井眼,薑婉兒就會把自己的靈力注入到裡麵。

不知不覺,薑婉兒和高遠已經找到了十五處井眼,在半空中俯瞰著整個鎮子時,高遠不由得調侃道:“這鎮子裡的村民,怕不是老鼠變得吧,鎮子不大,洞打得到不少!”

旁邊的薑婉兒定了定神,說道:“高遠,鎮子裡的井眼應該就是這些了,我已經都給它們注入了靈力,明日在村民麵前為了不暴露身份,到時我得再象征性地扔一些草藥到井裡去,現在咱們走吧……!”薑婉兒說完,她隻覺眼前一黑,身體猛地打了一個趔趄,差點暈倒,還好,她即時施法定住了自己。

高遠一看,著急地扇動著翅膀說道:“婉兒姐姐,你怎麼了?一定是你剛纔給井眼施法時,導致靈力消耗得過多,你快坐下來穩氣調息!”

薑婉兒笑著看了高遠一眼,說道:“我冇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們走吧!”說完,一妖一鳥就消失在井眼旁邊了。

這處井眼附近的黑暗處不知何時,躲著一個人形黑影,也跟著一閃就不見了。

山洞裡,薑婉兒立刻打坐調息,高遠這才發現,薑婉兒剛纔一直在硬撐,其實她的靈力透支得非常厲害,因為此時放鬆的她,臉色異常蒼白憔悴,調息的身體,還在微微發抖。

高遠恨恨得用翅膀拍打著自己,自言自語道:“為什麼自己的靈力如此低微,不然就可以和婉兒姐姐一起幫村民治療瘟疫了,那樣婉兒姐姐就不會這麼累了”。然後它又心疼地看了薑婉兒一眼,便默默地在洞口為虛弱地薑婉兒護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