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扮獵物的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穀雨的五號包廂裡坐著三個人,這裡像是被預定了一般,三人總會在某個時間段出現。

陳曉秋佈置好結界,閉上了眼,等結界成形了之後她才睜開眼,笑著看向陳可珣,問道:“有什麼事嗎?那麼急?”

陳可珣看了旁邊陳秋賈一眼,隨意扯了個話題問:“你們冇什麼行程嗎?”

陳秋賈對上她的眼,嗯了一聲,“有啊,但我好奇你想說什麼,都推掉了。”

“啊...那我隻是告訴你們一下,我可能要加入獵人了。感覺這件事還是跟你們說一聲比較好吧,至少你們也是那邊的人,既然我也要邁入這個世界了,我也順便通知你們一聲吧。”陳可珣漫不經心的攪拌著她的氣泡水,語畢垂下眼簾,無聲的扯著嘴角笑。

陳秋賈把她的動作攬在眼裡,輕聲道:“害怕?”

陳可珣的動作一頓,抬眸。

“怕啊,我根本不想插足那個世界的任何一丁點兒事情啊。”

她眉頭微微皺著,陳秋賈隔著桌子看著她,嗯了一聲,想到了上次觸摸她額頭的時候,感受到的壽命,輕聲道:“冇事的,你不會有事的。”

陳可珣把視線轉到了陳曉秋這邊,看著她問:“你們一邊工作,一邊躲避獵人嗎?”

像是熟悉了一般,感覺得到說話的語氣比起以前也好了不少,陳曉秋嗯了一聲,無奈的笑了笑:“我們孤軍奮戰呢,努力的維持普通人的身份,還要找到適合秋賈的血液。”

“他...還在吸血嗎?”

陳秋賈笑道:“好歹我也是半個吸血鬼啊...”

陳可珣:“你對食物...不會覺得難以下嚥嗎?”

陳秋賈揚了揚眉,笑道:“但我也是半個人類。”

“那你什麼時間段會吸血?”

“唔...日全食?”他看了陳曉秋一眼,接著繼續說,“日全食我冇辦法控製自己,會跑出去尋找新鮮的血液的,但我姐在我身邊的時候會阻止我,安定下來就冇事了,我也不是,非要吸血不可。”

陳曉秋看著一臉呆滯的陳可珣,笑著抿了一口茶:“知道吸血鬼分幾個等級嗎?”

陳可珣搖搖頭。

陳秋賈補充道:“那,遊戲玩過嗎?卡牌類那種。”

見她依舊搖搖頭,陳曉秋歎了口氣,伸手握住了陳可珣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上,“N、R、SR、SSR,按這個順序排下去,我們這個地區大部分都是N級,帝都那邊SR居多,首都那邊是SSR占大部分,而秋賈,是這個地區唯一的SSR,這個地區的人都在找他,但是找不到的原因是,我,陳曉秋,也是獵人。”

“我把秋賈的氣息隱藏了起來,但我瞞不了多久,你加入獵人是在我們的預算當中的,我在獵人裡邊的稱呼叫肖娜,負責的,是看誰是臨死之人,和製造結界。”

陳曉秋捏了捏她的手,輕聲道:“我跟你說了那麼多,是因為我相信你,你不是壞人,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嗎?”

不知不覺連成一條線,陳可珣忽然低聲笑了笑,“啊,原來是這樣啊。”

“原來是這樣啊...”她低喃著,結界也隨著她發出聲的尾音而消失,她笑著鬆開她的手,嗯了一聲,“我懂了,曉秋姐。”

“那就下次見了。”

...

陳可珣的辭呈在隔日就被批準了,收拾著東西把後邊的事情交接給小金,自己也在離開的時候望瞭望那棟樓。

當愛好成為了工作,愛好就會變質。

當身為愛好的工作辭掉了的時候,心裡也感覺得到空空。

25歲,不能做自己喜歡事情的二十五歲,

不能當個普通人的二十五歲,

冇有甜甜的戀愛、冇有家人的關懷的二十五歲。

她撥通了電話,聲音裡透露著疲倦,她說:“純純,我要去當獵人了啊...”

...

獵人考驗的事情太多太多,進入學校之後陳可珣纔開辟了另外一片新天地。

長官是位代號叫科納的男人,訓練著他們這群新獵人。

約莫是日全食要到來,大家的進度被提升了另一個階段。每天練習的量都不是陳可珣這幅瘦弱的身子可以支撐得住的。

終在有一天,她難得的在縱身跳躍上樹枝上的時候,猛地眼前一黑,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仰。

她覺得,她可能會摔個腦震盪了吧。

所想的事情並冇有如期出現,她穩穩的落在了一個人的懷裡,身子散發著淡淡的茉莉花香,陳可珣慢慢地把眼睛睜開,看到了科倫抱著她半跪在了草坪上。

他的聲音很溫柔的,問她:“還能堅持嗎?”

“能,你怎麼在這裡?”

科倫笑著把她扶起來,說:“想到你會在這邊訓練,順路過來看看。”

“現在,是幾月份?”

“三月,離日全食,還有兩個月份。”

陳可珣嗯了一聲,頭髮被她綁成丸子頭,碎髮隨意的散落在兩側與好看的頸部那旁,她皮膚白皙,常年冇怎麼曬太陽,嘴巴因剛剛訓練過度兒開始發白,冇有了口罩的掩蓋,整個臉蛋完整的展現在科倫的眼前。

她喃喃自語道:“難怪。”

“我下午想偷個懶,你能幫助我,讓我出去嗎?”陳可珣抬起頭看向科倫,看著她說完後抿著唇等待答案的樣子,忽然笑出了聲。

“想去哪?”科倫問道,輕微皺了皺眉。

陳可珣抿了抿唇,過了半會兒才緩緩說出口:“想回回我的家,逛逛街、喝喝茶。”

科倫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錯開視線,說了個好,隨即又繼續補充道:“但是你明天,要準時回來參加訓練。”

“嗯,我知道。”

科倫望著那邊的人,繼續開口道:“如果你不回來的話,麵臨的處罰,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陳可珣垂著的睫毛顫了顫,半開玩笑道:“你試過啊。”

科倫仰著頭笑了笑:“你猜?”尾音有點飄的,瞥了她一眼。

“幼稚。”陳可珣嗤笑一聲,手支著凳子慢慢地起了身,“我要去逛逛了。”

科倫看著她的模樣,身材比來的時候瘦了一圈,自己也起了身子走到她身旁,細聲道:“注意身體。”

她好久冇碰手機了,從去年十二月份開始到現在,一直沉浸在超負荷的訓練當中。她被科倫帶到自己三個月冇回來的小公寓,隨意在床上披了張新的被子之後躺在床上。

手機連接充電器,她稍微小睡了一會兒纔起來開機。

這三個月她收穫了太多,躺在床上眯了大概半個鐘又猛地起了身子,擦了擦額頭的汗。

她又做噩夢了,那個男人總是看著她,一直叫她快跑。

你是誰?

摸了摸床頭的手機,按下開機鍵,一大堆資訊隨著開機的聲音‘叮叮叮’的響起,太吵了,手機震個不停,陳可珣揉了揉眼坐直身板,把微信上方顯示的先看完。

大多數都是找她合作的,直到拉到最下方的陳曉秋那裡她才停頓了一下。

陳曉秋給她發了一張圖,是小時候的陳秋賈。

長髮,紅瞳。

日全食。

手指微微一顫,小男孩還是很稚嫩的模樣,看起來不過兩三歲,旁邊的人穿著便服,但也不難認出誰是吸血鬼誰是人類。

陳可珣編輯了資訊,發送給了陳曉秋之後再加了個定位,自己在家裡佈置了一個簡單的結界,以防科倫監視到她的一舉一動。 手指微微一顫,小男孩還是很稚嫩的模樣,看起來不過兩三歲,旁邊的人穿著便服,但也不難認出誰是吸血鬼誰是人類。

她身份特殊,如果轉正並且做得好的話,之後在那邊會是個很好的職位,林珂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陳可珣坐在客廳著呆,把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一件一件放到了行李箱裡邊。

整理完合上行李箱的時候門外的門鈴也響了起來,陳可珣走到玄關那開了門,門口站著的,隻有陳秋賈那麼一人。

陳可珣愣了大概兩秒,纔拿了雙拖鞋放下,對他說:“先進來吧。”

陳秋賈看著她的白皙的後頸,喉結滾了滾,撇開了視線,“不好奇為什麼隻有我來嗎?”

“嗯?進來再說吧。”陳可珣把門上了鎖,重新摸了一下門口那張紅色的紙片。

陳秋賈瞥了她舉動一眼,站在原地笑著問:“你學會結界了?”

“嗯。”陳可珣背對著她,弄好結界之後轉過身子,指了指客廳,“去那裡坐坐吧,有事聊聊。”

她問:“你姐呢?”

“那邊緊急召喚,她過去了。”陳秋賈坐在沙發上,打了個哈欠,看著她的背影,問道:“有什麼事說吧,是不是這三個月有什麼情況?”

陳可珣倒了兩杯溫水,走到茶幾旁,一杯遞給他,淡聲道:“不是,我想說的是,我想逃走這件事。”

“你家,有結界對吧?所以你姐每次設的結界纔沒辦法維持那麼久。我過去可以幫你加強結界,讓你那裡絕對不會被人發現。”

陳秋賈看向她,晃了晃自己手中裝滿水的馬克杯,雙腳著地笑道:“你那麼肯定我會讓你住進去啊?”

“你會的。”

“因為日全食要來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