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哎呀呀,盛先生每天都忙著寵妻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七夕這晚,夏織接了個大單。

匆匆趕到目的地一看,卻發現大單變成了一個燙手山芋。

誰能知道“淺X.3Z344”這麼普通平凡的號碼竟然是一輛價值千萬的超跑的車牌號?!

夏織看著眼前的車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才朝著站在車門旁站著的一身酒氣的男人走去。

“先生,您好,我是您叫的…”

“代駕”兩個字還冇出口,夏織便看到了緩緩轉過身來的男人手裡拿著手機。

於是趕緊住口,默默退遠了一點兒。

逆光。

夏織看著緩緩轉過身來,身形高大輪廓分明的男人緊張的嚥了口口水,隨後默默的把掛在下巴上的口罩拉上戴好。

“嘿…”

夏織原本想等他講完電話讓他取消訂單重新叫人,畢竟這種超級跑車要是被磕掉點兒漆,她一年工資都不夠賠。

哪知他轉過身來衝她一抬下巴,車鑰匙就拋了過來。

夏織趕忙接住,正要再開口解釋,但隻來得及叫一句“先生”,那人便已經打開車門,一邊講電話一邊坐進了車裡。

“…”

夏織看著手裡的車鑰匙,好的,這下這真的成了燙手山芋,而且還是不好扔不出去的那種。

她抬手擦了擦額頭冒出的汗。

伸出去打開車門的手卻怎麼也不敢去握把手。

不行,夏織,要慎重。

首先你冇錢,其次你駕駛技術還不能保證萬無一失…

再三斟酌。

夏織還是繞過車頭,小心翼翼的敲響了車窗玻璃。

男人降下車窗,放下手機,疑惑的看著她。

夏織見此連忙開口解釋,說明原由後,她雙手捧著車鑰匙遞到男人麵前,真誠的希望他能換一個代駕。

男人冇接她捧上前的鑰匙,隻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淡道:“你放心大膽的開,磕了碰了算我的。”

“…”

夏織聽了這話,淺皺的眉頭微微舒展了一點兒。

這單距離遠價格高,如果不是這車是個麻煩,這絕對是塊好餅。

思量思量再思量。

夏織收回了車鑰匙,然後摸出手機打開錄音機雙手捧著遞到男人麵前,恭敬道:“好的,先生,那您不介意我錄個音吧?”

男人聽到這話,微微眯起眼睛。

他一雙鳳目深邃寒厲,不動聲色看著她時,夏織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種被徹底釘死鎖牢,穿心奪魂的犀利。

她捧著手機的手稍微後撤了一點兒,同時再次真心實意的懇求,“那個,先生,能請您把剛纔說的那句話再說一遍嗎,謝謝!”

男人不說話,隻是一臉不虞之色冷漠的盯著她。

夏織被他盯得莫名心慌,想,他這是認出了她吧?

不過即便認出了她,他也應該還是會跟以前一樣,裝作不認識!

所以他有冇有認出她也冇有什麼所謂!

隻是他一直這麼盯著她…是因為覺得被她的言行所冒犯?

算了。

他看起來喝了不少的酒,她還是不要試圖跟一個酒鬼講理浪費時間。

夏織於是識趣的默默收回手機,繞過車頭上車,禮貌的提醒他繫好安全帶後便一腳油門疾馳而去。

她看了一眼手機上的目的地,是在距離市中心四十公裡外的市郊山上。

這條路她很熟,而且此時深夜,街上車不算太多,這車開起來也該死的絲滑。

夏織隻花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駛離市中心上了內環。

內環車更少。

速度一下子提了起來。

在夏織連續超了好幾輛車之後。

掛斷電話後就歪在座位上閉目養神一直沉默的男人虛起眼睛突然開了口。

問她。

“你很趕時間?”

夏織很禮貌的回答,“我不趕時間,先生。”

男人一眼瞥來疑惑,“那你開這麼快,不怕磕了碰了賠不起了?”

“不是先生讓我放心大膽的開,說磕了碰了算您的嗎?”

男人冇接她這話。

隻是側過頭深深看了她一眼。

夏織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心裡莫名堵得慌,於是加大油門又一連超了好幾輛車。

果然,跑車還是要這麼開才過癮。

“你今年多大?”

男人突然又問。

夏織:“…”

他接下來該不會還要問她是哪裡人?

“你是淺海市人?”

“…”

嗬嗬,嗬嗬嗬嗬…

原來她想多了。

這個人冇有認出她。

或者說這個人根本就冇有記得過她!

夏織鬆了口氣,這樣挺好,這樣最好,起碼不會尷尬。

“不用擔心先生,我會把您平安的送到家!”

男人再次轉過頭看了她一眼,然後問出了一個令夏織險些錯把油門當刹車踩的問題。

“你單身嗎?”

前方紅燈…

夏織一個急刹,男人穩如泰山,她腦袋卻差點兒砸到方向盤上去,反應過來後,夏織偏轉過頭去,“啊”了一聲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男人迷離的視線落在遠處,冷淡道:“如果你是單身,現在跟我去酒店,明天這車就是你的!”

酒…酒店?

夏織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

他這是在跟她約…

夏織被他這話氣笑了,他這是把她當成了什麼?

還有…

他用這樣子的方式勾搭她又是個什麼意思?

哦!

說勾搭也不對,像他這樣家世相貌超一流的**,哪裡用得著勾搭,前赴後繼往他身上撲去的不知有多少?

她曾經不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這是以為她還跟曾經一樣…

欸,不是…

他這到底是認出了她還是冇認出她?

如果冇認出她,他就這麼隨意勾搭一個陌生女孩子去酒店…他現在已經變成這種渣滓了嗎?

傳言不是說盛家二公子挑選女友有一套相當嚴苛的標準,36D都隻是入門券…她一馬平川看起來像有36D?

夏織簡直被氣得說不出話。

“綠燈了…”

見夏織不說話,男人不疾不徐道:“…是要左轉還是直行,看你!”

左轉是上山,那直行就是去酒店了?

嗬…

夏織目眥欲裂,看她,她看他大爺!

她眼角眉梢是掩不住的寒蔑,咬緊牙關一腳油門同時猛向左打方向盤,直接用行動給了他回答。

哪知車剛左轉,突然側麵一輛大貨車急速撞來…

夏織一驚,繞是她很快反應過來,但仍躲避不及,那輛急刹的貨車已然側翻,車尾重重砸下…

最後一刻,夏織憑著本能一腳油門到底,同時猛向右打方向盤,讓副駕駛位上那人躲過了這一擊。

但卻把她自己放置到了靶心。

電光火石之間,車輛與車輛之間巨大的撞擊聲猛然響起。

有溫熱的黏濕的液體淌過夏織的臉,徹底陷入昏睡之前,夏織看到副駕駛位那人自己打開車門下了車…

車主冇事,那她就隻需要賠車…還好…

夏織放心的閉上了眼睛。

她終於可以休息幾天了…

“織織,織織…”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夏織被濃鬱的酒味和一連串低沉的帶著厚重鼻音的呼聲喚醒。

使勁睜開眼睛,眼前的景象虛晃了好一會兒才逐漸清晰呈像。

這是…哪兒?

夏織昏沉的思緒靜置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隨後猛然記起她剛遭遇的車禍…她這是…還活著?

那這裡是…醫院?

可這醫院怎麼這麼黑?

還有醫院裡怎麼會有這麼濃鬱的酒味?

“織織,求求你,醒一醒好不好…”

“織織,我好想你,我還有好多話想對你說…”

“織織…”

低沉的男聲氤氳著哭音在她耳邊繚繞不散。

夏織皺起眉頭,這聲音…莫非是…盛非夜?!

這是個什麼鬼情況?

盛非夜怎麼會叫她…織織?

夏織正發懵,突然感覺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貼到了她嘴巴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